關於部落格
花靈愛寫花,米花不是花,愛寫的是爆米花。
  • 517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後記】關於東瀛篇四

關於東瀛篇四
 
 
 
  篇四可以寫就,遠因是篇二,近因是『疾風劍影』這首大叔專屬的武戲配樂,最重要的還是因為織影妹妹拉著我衣角跟我說她很想看秀瀧的劍心怎麼被修補。
 
  其實篇二的產生本來就是一場美麗的意外,這我在篇二後記已經提過,所以不再多言。但是真正要寫到秀瀧的劍心被修補,這不算是容易的事。
  當時我已經想過秀瀧的劍心若要真正被修補,無非是把莫召奴帶回來,讓兩人在一起。那這樣大叔就得千里抓人,還得跟召奴的大保鑣.神無月打上一場。
  我沒有辦法想像這兩位傳說真正打起來的模樣,所以我很乾脆地回絕妹妹,說這太困難了我沒有辦法啊呱啦呱啦……雖然最後答應說我會想想看,但是滿腦子還是只有武魁跟劍聖必須得打上一場的設定啊啊啊啊!/囧
 
  改變這個僵局的,就是『疾風劍影』。
  我很愛大叔的配樂,不管是文戲武戲,甚至是最後的那首壯烈曲,我都非常喜歡。(啊,只有故劍情深算是例外吧。那首總覺得有點悲……明明是戀人曲不是嗎?b)
 
  大叔平常看起來淡然,但是惹毛了他,他的反應會非常激烈。
  我以前說過他就像是把所有情感壓抑在內心的水平面下,偶爾才會激起浪花,但若是外力激盪,激起的就不是浪花,而是海嘯了……汗。
  他的文戲武戲配樂很恰如其分的表現出他的這種人格特質來。
 
  某日開車上班,我一直在聽『疾風劍影』跟文戲配樂,還有第18首的對決(神鶴佐木與沖田鷹司對戰曲),尤其是『疾風劍影』,越聽越是讓我心情激盪,所以腦海裡那兩位大叔就開打了,然後整篇的設定就一溜串的跑出來了。(掩面)
  不過這兩位打得真是過癮。XD
  估計神無月應該也沒有遇過這樣的對手吧?一個有神之力,一個是入道修仙……大叔此時的修為在我的設定中還不是最高的,因為他一直在等東宮神璽追上來,而且還常常把自身修為藉由雙修渡給他,所以旁觀者才會說只要大叔被娘娘羈絆,就不會那麼早登仙。
  應該要等到進入天界之後,修為才會飛快上升,然後境界又提升到另一個層次。不過,我早說過我不寫天界篇,所以這個參考一下就好。(笑)
 
  本篇的設定是很芭樂很狗血的,結果因為某人的摻和,導致路線雖然還是芭樂狗血,成文難度卻提高了十倍以上啊啊啊啊!
  這個某人就是本文的第二個自創腳色、天皇陛下是也~(用力戳)
 
  本來的芭樂設定應該是個昏庸的傢伙,為了拉攏聲勢如日中天的太政大臣,所以要把皇妹嫁給他。後來大叔找上他的時候,他氣得要把秀瀧跟召奴砍頭,結果大叔就更生氣,被秀瀧衝進來阻止……這個設定看起來跟現在寫出來的差不多,但是內容完全是不一樣的。因為天皇陛下從昏君變成明君,這在描寫上就完全不同,而且秀瀧是真心要扶持他,所以也不可能輕易放棄目前的權位。
  我一邊寫一邊在內心哭喊:我沒事寫宮廷戲幹嘛!?這不是我想寫的啊啊啊啊~~~
  而且天皇明明是自創角色,你自己動得那麼厲害是怎樣!?(更用力戳)
 
  寫到大叔帶著召奴找上天皇那裡時,整個場面完全失控,跟我一開始設想的差很多,我看不到前方,只能一句句把心裡浮現的話給打出來,這種難以掌握的痛苦感覺害我忍不住到妹妹家的亂入留言版哭訴,妹妹就說了句:那就全部寫完再大修好啦。
  喔喔,妹妹總會在不經意中說出非常睿智的話語(喂),莫名讓我安下心。所以我也就隨便他們了,結果他們自己凹回來……是說,我的大腦跟心應該不是分開的啊,最後看到路線轉了個彎自己繞回來,我覺得自己像個白癡,臉上只有囧字可言。Orz
 
  而這場戲的改變直接影響到後面一些不大不小的設定,到後來,我就都不看設定了,直接把文打出來。
  後來重看一遍設定,發現設定路線還是一樣,只是風景完全改變了。(汗)
  還好點文的那個傢伙喜歡,不枉我糾結了這麼久啊!
  一篇寫成兩篇長……差點要到三篇!
 
  裡面牽扯到的文化背景資料查得我頭很痛,結婚式那裡更是讓我傷透腦筋。
  不知道要把召奴的偷天換日寫長還是寫短,要如何表現都讓我費盡心思,再加上大叔的戲份已經完結,所以我就偷懶了……(喂)
  再次去亂入留言版哭訴,妹妹此時又講出了一句當時讓我翻白眼後來覺得十分有道理的話,那就是『一筆帶過』。說的真好,那又不是我的重點,我幹麻寫得詳細啊!?反正大家只要知道前軍神大人與真田大人聯手之下,可是眾所披靡喔~=w=
 
  也之所以,真田大人的戲份一直被我砍砍砍……就當我以為他沒有任何上場餘地時,他自己跑出來了。……為啥咪,我筆下寫到的人物都這樣任性妄為啊?=..=
  神無月搶戲,真田龍政搶戲,就連那個沒有名字的天皇也給我搶得這樣高興!
  我絕望了啊~這就是為啥咪我會寫到兩萬三千字的原因啊!(抱頭)
  而且這一篇完結的地方還不是原來設想好的那哩,還好我又想到了一篇番外,再想想看怎麼排在一起。……是說,我的番外怎麼越寫越長?囧
  不會以後跟本編一樣厚吧?Orz
 
  但是,在所有人都搶戲搶很兇的狀態下,只有一個讓我寫得很不確定……對,就是莫召奴。
  莫召奴剛出來時,我就很喜歡他。一度以為是『她』,而非他。當初BBS上的熱烈辯論我還有摻上一腳,留有深刻印象,可是後來看了皇龍記以後的表現以及開疆記的東瀛線,我早已經接受他是男兒身,而且是很帥的那種。
  不過……深情的莫召奴會是怎樣的?
  寫他的時候有點小心翼翼,反而讓我覺得我跟秀瀧的感情比較好。XD
 
  我還是不知道我有沒有把他寫得好,不過目前還算滿意啦!以後應該還有出場的機會,但是要怎麼出場,我還沒想到……啊啊,我真的覺得東瀛篇越寫越長了啦!囧rz
 
  莫召奴在編劇的設定中與秀瀧是總角之交,也就是青梅竹馬的意思。
  在我的設定裡,因為召奴身分特殊,所以小時候難分性別(有被當女孩子養),名字也是男女通用的名,叫做『雅』。女子用此名多為訓讀:「みやび(MIYABI)」,男子用此名多為音讀:「まさ(MASA)」,但這是相對於多數人命名時的選擇,其實沒有硬性規定。
  因為召奴小時候男女不分,所以是叫做「みやび(MIYABI)」,所以初次見面時,秀瀧才會一時沒有認出對方不是女孩,而是個男孩。
  兩人待到感情好的時候,後來都以小名稱呼對方,這是日文特有的表現。秀瀧稱雅為『みや』或『みやちゃん』,知道他是男非女後,有時也稱呼為『みやくん』,雅稱秀瀧為『ひで』或是『ひでちゃん』。
  秀瀧這名字放在日文裡,其實算是男子的名,但是以中文來看還不算突兀。
 
  我將召奴的舊名更改為『雅』,一方面與秀瀧此名有著對比,另一方面是因為我覺得花座召奴這個名字真的很糟糕……失卻了『莫召奴』這三字的神秘感,也感覺不出任何優雅。
  『雅』這個名字,在日文的意思裡,代表著上品、優雅,有著宮廷風與都會風,風采卓然的樣子。我覺得,很適合莫召奴。
  與官方命名的姓氏合起來便成了『花座 雅』,個人感覺好多了。:)
 
  順帶一提,莫召奴變成內親王後,就多了一個名字,叫做閑院宮和子。降嫁給良峰太政後就叫做良峰和子。XD
 
  這兩人的第一個孩子應該會是男生,我想就叫做『秀雅(ひでまさ)』吧。:)
  把良峰哥哥生出來是私心,而將父母的名字合成孩子的名是日本人很愛做的事,這一點就跟中國人不同。:D
  『秀雅』此名在日本是男子的名字,不是我的創新。XD
  秀雅長大後應該跟良峰哥哥很像,沒有人會懷疑這不是良峰家的孩子~XD
 
 
  本篇主寫莫瀧跟大叔為愛徒暴走,但是柳東還是有提到,雖然有點少……。
  寫到一半我發現,本文真的只有一對BL,其他都是正常向,耽美程度很低……bbb
  勉強要算的話,我覺得天皇很喜歡良峰,所以才硬要他當自己的妹婿,然後洽談公事、夜半無人時就可以……嗶──。(喂)
  如果莫瀧單獨成文的話,我想應該會有很多有趣的橋段ˇ
  但是不要再叫我寫了~我不想再查資料,不想再寫宮廷的鉤心鬥角啊!(抱頭)
 
 
  東宮為大叔療傷那裡,我本來想讓他硬幹,然後讓大叔哭……(喂)
  但是不知道是我心軟,還是心中的大叔偷改我的腳本,後來又變成了東宮哭……咳。(織:姊姊你真的好愛弄哭他喔。Orz)
 
  其實不管是誰哭,這個場面的重點就是大叔對著娘娘撒嬌啦!XD
  前面殺氣騰騰的跟神大叔幹架、與天皇陛下嗆聲,但是受了傷,脆弱的時候當然是跟自己的心上人撒嬌、索取安慰。這種落差在某花看來是很萌的ˇ
  不要看東宮娘娘哭成這樣,嘴上埋怨著,其實心裡偷樂著的呢~這樣子的大叔根本沒有第二個人看過,就算是他家木頭的愛徒們也是!
  這是專屬於戀人們的私密喔。(心)
 
  本文被織影妹妹說是柳東魂、東柳身,確實東柳H的次數很多,可是我在精神上設定是柳東,這個就算東柳H再多也不會被影響。但是,再怎樣強悍的男子也是會有脆弱的時候,而這個時候能夠被心上人所安慰陪伴,是件很幸福、很美妙的事。
 
  我所要表達的,就是這樣簡單的小小幸福,深切希望這兩位可以這樣一直走下去。^^
 

備註:
莫召奴在婚禮後所吟的那首詞是馮延巳的『蝶戀花』(詞牌原名鵲踏枝)
 
誰道閑情拋棄久?每到春來,愁悵還依舊。
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裡朱顏瘦。
河畔青蕪堤上柳。為問新愁,何事年年有?
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後。
 
我不擅長詩詞,能夠引用這首詞要多虧十年前認識的網友.幻劍魅影。^^
當初我們一起萌過裨雪,也萌過召奴。
他當初說這首詞很適合莫召奴,確實如此。
查明詞意後,我恰巧發現這首詞實在很合適用在思念秀瀧的莫召奴身上。
所以就讓召奴在婚禮當夜吟上這詞。
 
年少時,花座雅就常常這樣跑到秀瀧房間念詩詞給她聽,一同讀書玩耍,累了就同睡一被。真是兩小無猜喔~:)
不過長大後的『玩耍』當然會變成不同意義。(喂)
 
這首詞的解釋可見此處,我覺得很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