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靈愛寫花,米花不是花,愛寫的是爆米花。
  • 517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天香情緣 章三

章三、天香花
 

  天色已大明,原本滿室的銀光,此時皆為溫暖的日光所代替。像是承受不住明亮似的,床上的人影有了動靜,眼睛慢慢地張了開來。
 
  「這裡是……?」映入眼中的,盡是陌生的擺飾,使裨善不禁發出了疑問。努力想起身,卻發現全身乏力,無法支起。
 
  「啊!你醒了!」花非花恰好走進,見他想坐起,便急忙走了過去,扶他起來,靠坐在床頭。
  「多謝。啊!妳……」裨善感激來人的幫助,卻在看清對方容貌後,吃了一驚。
 
  「公子識得奴家?」花非花看見對方的反應後,疑慮更深了。
  難道他真的是……?
 
  裨善低下頭,遲疑著,考慮要不要把事情告訴她。
  但她會相信嗎?
 
  「公子是否認得金小開?」花非花見裨善如此遲疑,心下著實有幾分譜了。
 
  裨善虛弱地笑了笑,決定把所發生過的事全都告訴她。畢竟她是他唯一的妹妹,打從娘胎裡就生活在一起的雙胞妹妹啊!
  「沒錯……」緩緩地將所有的事娓娓道出。
 
  過後,只見花非花又驚又喜的撲進裨善懷裡,眼眶裡盡是歡喜的淚水。裨善摟住她,唇邊帶著微笑。窗外樹上鳥兒啁啾,似也為這兩兄妹的重聚感到歡欣。
 
 
       *-*  *-*-*-*-*  *-*
 
 
  「飄雪銀貂呢?」已從花非花口中得知他自昏迷後所發生的一切,知道是飄雪帶他來此求醫,昨晚也是她留下照顧他的,可是現在卻不見飄雪的蹤影,她人呢?
 
  花非花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昨天的確是她留下照顧你的,至於為何會不見她人影,我也感到莫名其妙。」
  還以為她會留下呢,早自素續緣那兒得知飄雪銀貂本是女兒身,再見她昨天那充滿敵意的態度,直覺她必是相當在乎大哥的吧?
 
  可是,又為何會一聲不響的走人呢?
 
  花非花看向裨善,見他沉默,半垂著眼深思著。不由得在心裡嘆了口氣。
  看來大哥在乎她的程度直不下於她吧,可是現在卻……不忍見他這樣,花非花端起她先前置於桌上的粥,走近他。
 
  「別擔心了,多少先吃點東西吧。你已經昏迷了將近一日夜了,好不容易才醒來,該好好補充體力才是。」
 
  裨善接過粥碗,微微一笑,「妳說的是,讓妳擔心了。」
 
  「別這麼說,這是應該的。」花非花笑道,「你的身體尚未完全康復,我去請素續緣過來,讓他再為你好好地診斷診斷。」
 
  「麻煩妳了。」
 
  「你我之間,何需客氣。」抿嘴一笑後,花非花離開了房間。
 
  目送花非花離開,裨善默默吃著粥,陷入了沉思中,直至發覺有人接近後,才回過神來。
 
  「是妳!」裨善喜出望外,站在門口那裡的,不是別人,正是飄雪銀貂。
 
  只見飄雪銀貂冷凝著臉,不發一語,逕自坐到桌前,背對著他。
 
  裨善看著她的背影,疑惑著。
  怎麼了?還是不肯原諒他嗎?
  暗嘆了口氣,發覺自己再也沒有胃口。
 
 
  房中,兩人持續沉默著。
 
  飄雪銀貂背對著他,遲疑著如何開口,本來打算昨晚就走的,卻被素續緣阻止。
 
  『妳傷勢未癒,何不多留幾天?』
  『不勞費心。』飄雪銀貂冷哼一聲,撇過頭去。
 
  素續緣也不以為意,微微一笑道:『妳算是我的病人,我有義務勸告妳。』見飄雪銀貂無動於衷,仍是要走。只好又說:『妳不關心自己的身體是不打緊,難道妳不擔心妳那位朋友的病情嗎?』
 
  飄雪銀貂一震,看向素續緣。
  『你不是說他已沒事了嗎?』關心之情溢於言表。
 
  素續緣神色凝重,說道:『他所中的毒非比尋常,我只能暫時壓抑住他體內的毒素,若想完全清除,還得等他清醒後再作打算。』
 
  素續緣的話使她留了下來,但卻沒再回他房裡。素續緣安排了另一間房讓她住下,使她能梳洗休息。
 
  躺在床上,飄雪銀貂翻來覆去地就是無法入睡。坐起身來,看著窗外銀白的月光,想起那道同樣銀白的身影,心中有股莫名的情愫滋長著。
 
  去看看他吧!
  可是想起他的擁抱,又不禁紅了臉。
  萬一他已醒了,該怎麼面對他呢?
 
  內心不住交戰,飄雪銀貂一夜未眠,就這樣直坐到天明。最後還是亮晃晃的陽光刺了眼,才拉回她紛亂的思緒。
 
  而她終也還是過來了,不僅如此,也聽到了裨善與花非花的交談。雖然已得知他們是兄妹,但看見他摟著她,心裡還是不痛快,忍不住酸意直冒。
  裨善不知她心裡的曲折,以為她仍在氣頭上,只好也沉默著,思索著該如何開口解釋。
    直至素續緣進來,才打破這窒人的沉默。
 
 
  「你內息是否無法運行?」素續緣坐在裨善的床旁,把著脈問道。裨善暗提內力,發現其遲滯不前,無法運轉,苦笑回答:「你說得沒錯。」
  素續緣一聽,神色更加凝重了。
 
  在一旁的花非花可急了,「很嚴重嗎?」
  素續緣搖了搖頭,站起身來。「有法便有破,他所中的毒雖嚴重,也不是不能解。只是……」
 
  「只是什麼?」花非花急問。
  「這種毒是粹鍊自一種花而來,但這種花因為生產條件嚴苛,所以非常的稀少。就我目前所知,現在只有一個地方才有。」
  見花非花又想開口,又道:「妳別急,花非花,先聽我說完。」
 
  「這種花色白而小,但香味十分地濃郁,十丈開外便可聞到其香味,故名天香花。」素續緣頓了頓,繼續說道:「它的花香便是解藥。」
 
  見眾人愕然,微微一笑又道:「很奇妙吧?這花的種子可提煉出劇毒,但花香又可解其毒。可謂是大自然的奧妙傑作,也算是老天的一個惡作劇吧。」
  「不過,此花實是百害而無一利。花香是能解其毒,但對未中其毒的人卻有強烈影響,嚴重的甚至會陷入錯亂,導致人精神失常。」
 
  「而……」素續緣看向眾人,緩道:「難處就在這兒。」
  「此花勢必要中毒之人親自去採,但天香花出於深山,沿路艱難,險阻重重。而中毒之人又因天香花毒導致內力全失,宛如廢人,一定得有人陪伴同去,不然難保不會遇到危險。」說到末了,素續緣直看向飄雪銀貂,只見她頭一偏,不發一語。
 
  「花在哪裡?」
  「大哥!」花非花一聽,便知其意。他想一個人去取花。不行啊!很危險的!
 
  裨善對花非花安慰似的笑了一笑,「不要緊的,花非花,我自信我還有自保的能力。」
  「可是,你的身體……不然我同你一起去!」花非花大急,緊抓住裨善的手。
 
  「不可。」裨善口氣柔和,但語意堅決。「妳有孕在身,不宜太過勞頓,我不想妳為此而冒險。」
  「可是……」
 
  「放心吧,我還想聽我尚未出世的小姪子叫我一聲舅舅呢。」
  為證明自己沒事,裨善還特地下床,站起身來,對花非花笑了笑。
 
  「裨善……」素續緣嘆了口氣,「你不要勉強自己。」
  裨善看了他一眼,隨即欠身一禮道:「還請你告知。」
 
  「好吧。」素續緣略一沉吟,仍是答應了。
  「從這兒往東南方直走,只要騎著馬,日落時分便可到達。不過,天香山地勢崎嶇,馬兒無法進入,必須獨力進入,再加上未開發,裡頭神秘莫測,這樣……你還是要獨自去嗎?」
 
  「如果這樣,那更不能牽累別人了,我的事我自會處理。」裨善神色不變,依舊從容淡定。
  飄雪銀貂身體一僵,低頭不語。
 
  素續緣又嘆了口氣,知道多勸無益,又繼續道:「天香花性喜潮溼,故多聚生於溪豁之處。它的葉子呈星狀,十分特殊,很好辨認。但其實只要你一接近,就能聞到濃濃的花香,花香就會中和你體內的毒素。」
  看了看裨善,又道:「你只有兩天的時間。」
 
  「什麼!那不是馬上得走!」花非花掩口驚呼道。
  裨善點了點頭,說道:「我馬上出發。素兄,可否借我一匹快馬?」
  「當然可以。」
 
  頜首致意,裨善轉頭看向一直面無表情的飄雪銀貂,接著走到她的面前,低聲喚道:
  「飄雪……。」
  飄雪銀貂全身一震,但仍不言語,雙眼直盯著地上兩人的影子。
 
  「刀的事情我很抱歉,我不奢求妳的原諒,只希望妳能再相信我一次。待此事一了,我定會將金貂刀找回,以彌補我的過錯。」
  見她仍不言不動,暗嘆了口氣。
 
  「再見了。」這是他最後能說的。
 
  「素兄,請吧!」他轉身面向素續緣。
  「請!」兩人離開了房間。
 
  花非花隨即要跟去,而在離開之前,向飄雪銀貂丟下了一句話。
  「妳真的毫不在乎嗎?」
  飄雪銀貂一驚,抬起頭來,卻見三人已走遠。
 
 
  『妳真的毫不在乎嗎?』飄雪銀貂想著花非花所說的那句話語,手握了又放,放了又握,想抓住點什麼,卻又無法理清。想起他的言語,他對她所做的事,他的擁抱……。
 
  不在乎他嗎?若不在乎,為何對他欺騙她一事一直耿耿於懷?
  若不在乎,為何又會去照顧昏迷的他?
 
  只是她不想也不肯去承認,根本不去深思其中道理。她好怕好怕……。
  為了不讓自己紊亂的心思洩露,只好用冷硬的表情來武裝自己,不言也不語。
 
  可是他現在很危險,也許再也見不到面了!
  飄雪銀貂靜立房中,內心紛亂不已。
  突地馬嘶聲響起,飄雪銀貂猛地心一緊,身形一動,追了出去。
 
 
  「真的沒事嗎?」花非花看著裨善漸去的身影,憂慮地問著素續緣。
  素續緣正要答話,耳邊又聽得一聲馬鳴,只見飄雪銀貂騎著馬,朝裨善遠去的方向而去。
  素續緣笑了,「應該沒事吧,搞不好還會有喜事呢。」說完,末了還向花非花眨了眨眼。
 
  花非花看著飄雪銀貂銀灰色的身影,也笑了。
  「嗯!希望一切順利。」
 
 
  直至不見兩人的蹤影,素續緣與花非花才轉身走回耆老迷,間或不時傳來兩人的笑語聲。
 
 
 
 
後記:
寫小說就必須取筆名,某花正巧是取名苦手,因為是從這一部小說開始創作之路,所以當時就自稱天香花靈,後來為了方便,就簡稱為花靈。
結果就沒再改過了……(果然取名很苦手對吧?XD
 
在這之後又寫了兩部小說,裡面都有花朵成為關鍵物。
『燕雙飛』裡是醉花,『楊柳東風』裡是月蘭花。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