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輝花彩

關於部落格
花靈愛寫花,米花不是花,愛寫的是爆米花。
  • 514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普】鮮奶油滋味(白色情人節應時文)

 
 
  深色的木質地板上花瓣散落,一路蜿蜒到樓梯上頭。玄關上的小燈散發暈黃的光芒,霧濛濛地,雖然戴著眼鏡,但是遠一點的地方因為光線不夠就會讓他看不清楚,柳生劍影習慣性地瞇了瞇眼睛,試探地輕喚:「璽?」
 
  四周很安靜,夜幕低垂後更是容易將所有聲音收納入耳朵,他只聽到遠方奔馳的車聲隆隆,沒有聽到熟悉的聲音回應。
 
  「還沒回來嗎……」喃喃地道。將肩上的球袋卸下,收到玄關旁的櫃子裡,木質門板來回碰撞的聲音在空無一人的屋裡回蕩,竟然有些刺耳。柳生劍影發了一會呆,才將客廳裡的電燈打開,驀地燈光大亮,又讓他瞇了瞇眼睛,無意識地低下頭,此時才又注意到滿地的花瓣。他不禁皺眉,心想:到底是誰亂灑花瓣的?
  東宮神璽向來好潔,不喜外人隨意將他的屋子弄得髒亂,對於那些不知檢點的人向來不會有好臉色看,所以他叮囑過助手們要注意保持工作室外的整潔,於是這些年來,彼此建立起默契,東宮神璽在他趕稿期間不會理他工作室內是否髒亂,而工作室外的空間也不會捲進他們間些性突發的修羅場中,變得凌亂不堪。
 
  難道是遭小偷了?不過有哪個小偷會特地跑來人家屋子裡亂灑花瓣的?東宮家的院子裡也沒有栽種名貴的品種花卉。
  柳生劍影彎下腰撿了幾片花瓣,嗅聞撫摸,又皺了皺眉。花瓣很新鮮,而且是玫瑰。柳生劍影對於這種花很熟悉,不是因為常買來送人或是被人送,而是因為他臨摹過很多次,熟得不能再熟,熟到就算閉著眼睛也可以隨手畫出來。
 
  看著花瓣一路往樓上蜿蜒成徑,柳生劍影很疑惑,小心避開花瓣沿路走著,黑暗中摸索著打開了二樓的燈光,經過自己的工作室,跟著花瓣又走上了三樓。
  三樓卻不全然是黑暗的,看見東宮神璽專用的浴室裡透出光線來,心裡忍不住怦動了下,直直往浴室走去,希望可以看見那心愛的身影。
  柳生劍影向來沒什麼表情,不過當急切的心因為空無一人的浴室而冷卻下來時,眼角也不禁流洩出濃濃的失望。
 
  浴室是寬敞明亮的,而且是分離式衛浴,規格媲美五星級飯店。蓮蓬頭被透明玻璃區隔在一方,玻璃另一邊才是按摩浴缸。沖完澡,若想泡澡,還得推開厚重的玻璃門,走兩步路才能跨進浴缸裡。浴缸是圓型的,尺寸大到可容納二到三人。
  此時白色大浴缸上蒸騰著熱氣,水面漂浮讓他一路尋來的紅色花瓣,浴缸與牆壁間相連的空間還擺放兩個粉色愛心蠟燭,正搖曳著暖黃的色調。
  因為太過失望,所以柳生劍影沒有心思理會這異於平常的旑旎浪漫,正想轉身離開,卻被人從身後抱住,柳生劍影僵住了動作,視線慢慢往下看向那抱在自己胸前的白皙雙手,暫時發懵的腦袋因為耳朵裡飄進了熟悉的咕噥抱怨聲,才漸漸恢復了運作。
 
  「怎麼這麼晚回來?嗯……你去打球了?」臉頰蹭了蹭他寬厚的肩背,聲音帶著點甫睡醒的沙啞柔軟。
  「……璽,你回來了。」一手覆上胸前那雙白皙雙手,他偏轉過頭看他,只能見到雪白偏粉的髮絲,卻也讓他浮起了淺淺的笑容。「難得看你這樣早回來。」
 
  「也難得你出去打球,交稿了?」這個月輪到他值班,而柳生劍影正好接受連載雜誌的安排,在下期要推出六十頁的特別版,於是進入了緊鑼密鼓的修羅場中。因此作息大亂的兩人往往說不上幾句話,最多只能在床上,抱住已經入睡的另一半入眠。
  柳生劍影拉開他的手,轉過身,便見東宮神璽略偏著頭微笑看他,襯衫上鬆了幾顆釦子,微微露出潤白的胸膛,帶點慵懶的風情。眼神微動,他伸手就將人擁入懷裡,臉埋在他肩窩裡,深深嗅聞他身上乾淨好聞的味道,此時還略略帶有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味。
 
  「呵,傻木頭,你想我嗎?」回抱住他。
  「……嗯。」悶悶的聲音自肩窩處傳來,東宮神璽感覺到抱住自己的手臂力道又加了點勁,忍不住低低笑出聲。
 
  「你身上有肥皂味道,洗過澡了?」在他脖間嗅了嗅。
  「打完球後一身汗,在球場沖過澡。」
 
  「喔……」拉長音低低應了聲,東宮神璽眼珠轉了轉,又問道:「那吃過飯了嗎?」
  「嗯,我以為你會很晚回來,所以吃過了。」站直身子看著懷中人,雙手還是摟著他細腰,不肯輕易放開。
 
  「晚餐吃了什麼?」迎向他的視線,浮起微笑,手指挑著他的下巴,有一下沒一下地。
  「巷口的滷肉飯。」
 
  「呵,我就知道。」伸手摟住他脖子,臉頰靠在肩窩上,喃喃地又接著道:「你都吃不膩啊?」
  「飯很好吃,不會膩。」隨著東宮神璽的動作,柳生劍影慢慢撫摸起他的背,低聲問道:「你幾點回來的?有沒有吃過飯了?」
 
  「大概四點多吧?我以為你會在家……唔,地上的花瓣看到了嗎?怎麼都沒點表示?」
  「呃,不是我們弄的。」東宮神璽果然問起了地上那些不知是誰亂灑的花瓣,柳生劍影內心緊張,很快地澄清。
 
  東宮神璽抬起頭看向他,慢慢地眨了下眼睛,視線凝固在他臉上。柳生劍影以為他不相信,又說道:「其他人早上就走了,然後我下午出門的時候還沒有這些花瓣的……璽?」看著東宮神璽低下頭去,柳生劍影看不到他臉上表情,內心更加忐忑。
  就在令柳生劍影開始要冒出冷汗的靜默中,突然聽見懷中人噗哧一聲,隨即東宮神璽抓著他胸前衣服,埋著頭開始大笑,柳生劍影不明白為何是這樣的反應,只能僵著身子,看懷中人笑到肩膀一聳一聳的。
 
  「你這木頭。」東宮神璽笑得眼淚都飆出來了,手指抹著眼角,另一手握拳輕捶他胸口。「你不是畫過少女漫畫嗎?怎麼連一點浪漫細胞都沒有?」
  「浪漫細胞?」柳生劍影沒反應過來,呆呆地重複反問。
 
  「啊啊,我敗給你了。」扶著額頭,東宮神璽乾脆地放棄,不想再問他有關玫瑰花瓣的任何感想,深怕問出更無厘頭的答案。「還好你現在畫的是熱血漫畫,跟有沒有浪漫細胞沒有絕對關聯。」離開他懷抱,一手拉著他往起居室前進,一邊口中調侃著他認為柳生劍影應該還是不能意會的話語。
  將柳生劍影按坐在米白色長型沙發上,看他呆呆地望著他,東宮神璽唇邊抹笑。「晚餐吃過了正好,我有東西要給你。」
 
 
  一個正方形的精緻紙盒被東宮神璽拎來放在桌上,深咖啡的底色上蔓延白色優雅的花紋,正中大大地印著品牌名,紙盒外十字縱橫著同色系的緞帶,在上方打了個蝴蝶結。
  「打開看看。」見柳生劍影看著盒子發呆,東宮神璽輕聲叮嚀道:「要小心點。」
 
  看東宮神璽跪坐在一邊,手肘撐在桌上托著纖巧的下巴期待地看他,柳生劍影不敢怠慢,依言小心打開。盒子有點沉,而且冰冰涼涼的,當他看到裡頭的事物就完全明白了東宮神璽為何要叫他小心對待。
 
  圓形如山的蛋糕上綴滿純白色的鮮奶油花旋,這樣一片雪白當中,襯得置放在花旋與花旋之間的紅色草莓更加鮮豔欲滴,令人垂涎。新鮮的草莓香味與牛奶香味隨著盒子打開,逐漸飄散開來,酸酸甜甜的撓動人的食慾。
 
  「蛋糕?今天不是我生日啊……」喃喃地說道,引來東宮神璽又是噗哧一聲笑。
  「誰說蛋糕只能過生日的時候吃的?這是回禮。」伸出修長的手指沾抹了點純白的鮮奶油花,放到嘴邊舔去。「聽同事說這家的草莓蛋糕不錯吃,所以我就買了,當作是上個月情人節的回禮。」
 
  「今天是白色情人節?」腦中彷彿有一陣電流竄過,柳生劍影恍然大悟,下意識看向地上的花瓣。「那這些花瓣……?」
  輕笑了聲,也隨著他的視線看去,乾脆地說道:「當然是我弄的,難不成你還以為遭小偷了?」
 
  「我……」還真的被東宮神璽說中他心思,讓他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東宮神璽見他這模樣,自是猜到七八分,忍不住又是一連串地笑,幾乎要趴在桌上起不來。
  「璽……。」無奈輕歎。
 
  這聲歎讓他抬起頭,見柳生劍影臉上神情又是無辜又是可憐,東宮神璽好心情地勾著唇角,起身欺向他,一腳半跪在他雙腿之間摟住肩頸,修長手指輕輕點著厚軟的鼻頭,低頭看著他笑道:「說你是木頭,還真不是在冤枉你。呵呵……現在明白了?那你比較喜歡花瓣,還是蛋糕呢?」
  「……都喜歡。」回抱住懷中人,視線不離那令人無法移開眼的美麗笑容。
 
  「不可以都喜歡。」輕點兩下鼻頭,東宮神璽挑眉。「現在一定要選一個。」
  「嗯……那我選蛋糕。」
 
  「為什麼是蛋糕?」
  「因為是白色的。」輕撫向東宮神璽的頭髮。那雪白的髮絲是柔軟的,半長不短的反而不好整理,所以東宮神璽索性將頭髮留長到可以綁束的長度,工作時就將頭髮綁起,落得清爽。
 
  「這是草莓蛋糕,草莓是紅色的。」他故意找著碴,不聽到令人滿意的答案絕不罷休。唇角半勾著微笑。
  「你的眼睫是紅的,嘴唇也是。」
 
  手指撫過他眼皮,讓東宮神璽閉上了眼睛,又感覺到那溫熱的撫觸來到了嘴唇,他張開口咬住,舌尖輕刷過指腹,便讓身下的高大身軀震了震。
  「所以你才選蛋糕?嗯?」低下頭,臉靠近臉,鼻間輕輕哼出的疑問聲響在柳生劍影耳邊,是那樣的誘惑。「那到底是想吃蛋糕,還是想吃我?」
 
  「……想吃你。」柳生劍影對自己的感受永遠是誠實的,所以抱緊了懷中人就湊上嘴唇舔吻輕咬,享受那軟嫩的觸感,然後將舌尖探出,與對方糾纏。親吻間,大手扶住東宮神璽的後頸,不讓他有機會退離。
  東宮神璽的嘴裡面還殘留著鮮奶油的香甜滋味,吃多了應當是會膩,可是他捨不得放開,不斷地吮吻舔弄,也讓自己染了一嘴奶香。
 
  「很甜。」膠著的唇舌終於捨得分離,柳生劍影咋了下唇舌,如此說道。
  東宮神璽微微變得濕潤的眼睛轉了轉,舔著自己唇角,微笑。「會嗎?我覺得還好,要不要再來點?」手指又沾抹了鮮奶油花,伸到柳生劍影面前,點在鼻頭上,隨即用舌仔細舔去。「甜甜的,但是不會膩。」
 
  看著他勾人的笑,柳生劍影目不轉睛,抓住他還沾著鮮奶油的手,也仔細將他手指上的雪白奶油舔去。鮮奶油實際吃到嘴裡的滋味又不太相同,沒有那樣甜,但也沒有東宮神璽的嘴唇那樣令他留戀。
  「如何?」
 
  柳生劍影看看蛋糕又看看他,還是一樣的答案。
  「……蛋糕很好,我想吃你。」
 
  東宮神璽忍不住笑了,將他臉上的眼鏡摘下放到桌上,隨即把人推倒,手指抹著鮮奶油沾滿兩人臉上及胸膛,嘴裡叼著草莓餵進對方的口中又開始讓彼此的唇舌糾纏。
 
  「那就一起享用吧……這是情人節的回禮。」心情很好的東宮神璽如此說道。
 
 
 (完)
 
後記:
娘娘的那句問話我不知道大叔有沒有聽懂……你們聽懂了嗎?^_^
 
雖然賞味期限過了,但是風味不變喔。XD
第一次寫現代文,就獻給柳東啦~(灑花)
裡面的設定是拼湊來的,我正在等某人畢業就會有長篇可看了。(搖尾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