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輝花彩

關於部落格
花靈愛寫花,米花不是花,愛寫的是爆米花。
  • 514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香情緣 章十七

章十七、愁‧仇
 
 
 
  寒冷的冬風吹著樹梢,嗚嗚的響聲像是正為世間的悲歡離合感嘆著,宛如輓歌。
 
  茅屋內,飄雪銀貂為惡夢所擾,輾轉反側地,竟在如此寒冷的天氣裡出了滿身大汗。
 
  「啊!」驚喘一聲,飄雪銀貂猛然睜開眼,睜大的雙眼裡滿是慌亂。
 
  那是怎麼一回事?怎又會再做那樣的夢?不!她不要!這不是真的!現實中定不會發生這種事的。他答應過的!他說過他一定會回來的!
 
  勉力安慰著自己,但莫名的不安一波波地襲來,壓得飄雪銀貂喘不過氣來。
  手掌緊貼住胸口的傷處所在,軒起雙眉,飄雪銀貂作下決定。
 
  去找他!不管他怎麼拒絕,她還是要去助他一臂之力!這樣空泛的等待實在令人不安。
 
  心意已決,飄雪銀貂不再遲疑,下了床,迅速換好裝扮,負起銀貂刀就要出門。
 
  而在此時,葉小釵卻突然出現在門邊,阻住了她。
  『妳想去哪裡?』
 
  「我要去找裨善!我擔心他孤身一人的,會遭到什麼不測。」
 
  『不會的。』抓住她手,在掌心上書寫著,語氣肯定。
 
  「他也這麼說,但我還是要去!我不想就這樣呆坐此地空自等待!我寧願去待在他身旁,與他並肩作戰,同生共死!』
 
  搖搖頭,『有左非助他,沒事的。』又寫著。
 
  「裨善說過,左非性格反覆,他能相信嗎?」
 
  點點頭,予以肯定的答覆。
 
  雖然葉小釵如此有信心,但飄雪銀貂心意己決,仍是要走。
 
  兩人拉扯間,左非的聲音突地遠遠傳來。
 
  「葉小釵!葉仔小釵!不好了,代誌不好啦!」略帶哭音。
 
  兩人聞聲,動作一致停下,轉首望向聲音來處。
 
  就見左非抱著一顆人頭,飛快地奔了過來,臉上神情悲憤交加。
 
  飄雪銀貂見狀,心頭緊揪,感到有一件她最不樂意見到之事已然發生。
 
  果不其然,左非奔近兩人跟前.便急忙地將手中人頭遞出,讓兩人看個明白。
 
  大驚失色。
 
  驚愕的兩人耳中,就聽得左非斷斷續續地哭道:「裨善死了!被、被那個……那個叫森什麼的魔神給肢解了!他、他死得好慘啊!」已泣不成聲,眼眶裡滿是淚水。
 
  愕然接過頭顱,飄雪銀貂已然驚愕的不能成言。
 
  『怎會如此!?』抓住左非,葉小釵實在無法置信。
 
  垂下頭,「都是我……要不是因為我,他也不會死在那個魔神仔的手上。是我!都是我!」痛喊,思緒極亂極慟的左非禁不住全身顫抖了起來,淚水己然落下。
 
  早知如此,再怎麼樣他都不會讓他再回去,就不會讓他什麼也來不及挽回,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他坐以待斃。為什麼他不能拉住他?把他綁住關住,或是一拳打昏直接拉回來不就好了?為什麼他沒有阻止他?為什麼……
 
  葉小釵見狀,低眉不語,拉過他的身子讓左非靠在他胸前。心神陷入極度痛苦的左非也不禁一愕,訥訥地不能成言,感覺到葉小釵的手正輕拍著他的背部安慰他,給予他以前從無法輕易得到的溫情,頓時百感交集,更是悲從中來,最後終於不能自己地抓住葉小釵的衣襟,放聲地哭了出來,淚水掉得更兇。
 
  見左非痛哭,葉小釵的神情更顯哀悽,但現在,他更擔心另外一人的情況。視線落向一直捧著裨善頭顱的飄雪銀貂。
 
 
  飄雪銀貂覺得自己的血液彷彿在一瞬間凍結了。
 
 
  這是什麼?
 
  撫過唇鼻,冰冷的觸感落在指腹,有著死亡的溫度,但卻熟悉得令她不自禁地顫抖了起來。
 
  這不是真的……
 
  她想移過視線,轉過身去揪住左非,大聲的質問他,大聲的反駁:
  『這不是真的!』
 
  但她卻動不了。
 
  這的確是他,真的是他!
 
  是她朝夕掛念的他,也是她相約要走過一生的他,更是在她失去所有親人後,來愛著她、給她所有,承諾一切的『他』呀!
 
  裨善!
 
 
  為什麼?
 
  為什麼她所親近喜愛之人,生命總是如此輕易地逝去?為何總會有人殘忍地,毫不在意地就自她身邊奪走他們?為什麼?
 
  不可原諒!
 
  絕對不可原諒!她不會饒了那些人的!這世界如此不公,她一定也要讓他們嘗到失去生命的可怖,以及喪親失愛的痛楚!
 
  報仇!要報仇!
 
  「……我要報仇!」嘶啞著聲大喊,飄雪銀貂終於回神,悲憤得不能自己。
 
  恍惚間聽到「報仇」兩字,左非也起了反應,從葉小釵的懷中抬起頭,也悲痛地大聲喊道:「對!報仇!我們要為裨善報仇!把那殺千刀的碎屍萬段!」
 
 
 
        *-*  *-*-*-*-*  *-*
 
 
 
  石府。
 
 
  「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點?」
 
  「你在說什麼?觸犯魔神的人本都該死!」
 
  「可是,為了天眼一事,己經死了不少人了。」
 
  「作啥現在才來說這個?那些人都是罪有應得的!」
 
  「沒錯!觸犯了魔神之威,一個都不能放過!」
 
  「這……」
 
  談話尚未結束,突來的一聲巨響卻猛然將之打斷。
 
  「出來!你森什麼他媽的鬼魔神給我滾出來!老子今天一定要親手了結你的性命!給我出來!」
 
  左非一馬當先,憤恨地一腳踹開石府大門,兇神惡煞的,背後跟著葉小釵及飄雪銀貂。
 
  「你們是誰?這裡可是石府!大膽冒犯此地,不怕魔神降怒現身收拾你們嗎?」
 
  「哼!就讓祂發怒好了。我們就是要找祂,只要祂一出現,本爺爺就要將祂砍成踤片!」
 
  「你、你好不講理!」石府三老不約而同地發出不平的指控。
 
  「再怎樣也沒有那個魔神仔蠻橫,膽敢殺死裨善,今天本爺爺就要祂死無葬身之地!」一把揪住其中一名老人,「說!森羅魔神在哪裡?」
 
  「我、我不知道……魔神的來去我們也很難掌握啊……」被左非惡狠狠的模樣嚇到,驚怕的無法成言。
 
  「不.知.道?哼!」大力將那老人摔至地上,左非狠狠地道:「不想說就打到你說!」隨即動手。
 
  「哎!你怎麼可以這樣欺負一個老人?」餘下兩人見狀,隨即要上前阻止。
 
  冷不防,被一直在旁觀視的飄雪銀貂伸足撂倒,她繼而抽出背上的銀貂刀緊緊指住其中一人的咽喉,冷冷地道:「說。」
 
  「啊……」三老見此情形,不禁都慌了手腳。
 
  「別這樣,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呀!」剩下那人口中求饒,雙手卻突地發招攻向兩人。左非及飄雪銀貂不意這看似無用的老人竟會武功急忙閃身避過,葉小釵亦是大感意外。
 
  心神略定,待要追去,卻見三老手牽著手頓時消失不見。
 
  「媽的!這是怎麼一回事?」左非見狀,不禁啐道。
 
  三人正待動身要追,一陣陰風襲來,怪異的聲響突起,是森羅魔神出現的徵兆。
 
  「哼!終於出來了!」
 
  左非語音末盡,就聽得魔神一聲尖嘯,快速移身攻向三人。
 
  他們三人卻早有所備,一陣鏗鏘聲急響,雙方已過數十招。
 
  其中,魔神更是針對著左非與飄雪銀貂出手,狠絕且毫不留情。
 
  一聲清嘯,葉小釵心劍起動,猛烈地攻向魔神,意要轉移祂的目標,免得兩個小輩受害,但心劍雖然厲害,若無法擊中敵人也是徒勞無用。不過葉小釵此舉倒是真引起魔神的注意,將攻擊的重心轉移。
 
  一番交戰,葉小釵只是凝眉,一聲不出,長年的征戰經驗告訴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出敵方的弱點,以作出最有利的攻擊。
 
  見兵器攻擊對魔神根本無效,地上的點點鮮血也盡非從祂身上而來,十分令人怪異。
 
  略一思索,已有了初步的肯定。
 
  再一次發出心劍,覷著空,葉小釵靠近左非,在其耳邊低語,要他四處尋找有無可疑之處或可疑之人。
 
  左非意會,身子一矮,隨即躍出戰圈,展開行動。
 
 
  打鬥更加激烈。
 
 
 
  「啊哈!原來就是你們在搞鬼!」左非憑著靈敏的感應,終在石府南方一里處尋到與魔神殊無二致可疑的脈動。
 
  就見那石府的三名老者手牽著手,圍成一個小圈懸在空中飄浮著。三人之間電流迴旋急竄,不時向石府傳去。
 
  左非大恨,脫手便是一招凌厲的殺招。
 
  慘叫一聲,三老之一中招,墜下地來,其他兩人也跟著落下。就在同時,一直攻擊著葉小釵兩人的魔神也隨之消失不見。
 
  「小弟!」無礙的其他兩人見中招那人傷得沉重,不禁急得大喊。
 
  「唷,原來是兄弟!那正好,哼哼,我也要你們嘗嘗本爺爺所受的痛苦啦!」再次落掌。
 
  最為年長的急忙一護,代弟受下一掌,身子飛得老遠,傷得亦是不輕。趴在地上,己無法再起。
 
  「哼!很有兄弟愛怎樣?」紅了眼大喊,「現在你們能了解到我心中的痛楚了嗎!?」
 
  或立或倒的三人聞言一驚,相顧無言。
 
  左非深吸口氣,又要出手,卻被葉小釵擋住。
 
  「你作什麼?讓開!讓我殺了他們!我一定要殺了他們!」高聲大叫。
 
  搖了搖頭,葉小釵雙手抓住他的肩頭,並不表贊同,但顧得了這個便顧不及另外一人。飄雪銀貂無聲走近,一言不發,冷冷看著倒臥地上的老人,銀刀一落,立時砍下了老人的首級,點點血花濺至臉上。
 
  兩老大驚,懾於當場,想要過去卻是不能。
 
  「下一個是誰?」寒著聲,飄雪銀貂走近餘下二人。兩老大駭,想轉身逃離,奈何其中一人傷勢沉重,拖住了兩人的腳步。
 
  飄雪銀貂步步逼近。
 
  正要再度動手,卻被葉小釵攔住。
 
  「讓開。」仍是是冷冽地道。
 
  搖了搖頭,『不,一命就抵一命已經夠了。』
 
  不理,銀貂刀逕指葉小釵門面,飄雪銀貂淺藍的瞳眸裡閃著冰冷的火焰。「就算你是我師父,但只要是阻撓我復仇之人,我飄雪銀貂誰也不饒!」
 
  「讓開!」經過長時間對峙,飄雪銀貂忍無可忍,銀刀一揮,直往葉小釵的肩頭削落。
 
  身子俐落一側,避開刀勢,伸手抓住銀貂刀,葉小釵眼中的堅持仍是不變。
 
  飄雪銀貂只能狠狠瞪視著,心中又氣又苦。
 
  而正當兩人對峙時,又接連傳來兩聲慘叫。卻是左非趁著葉小釵的注意外移之時,攔住了正欲逃去的兩名老人,軟劍一送,狠狠地結束掉兩老性命。
 
  雖己報了大仇,但想起再也無法與裨善一起,時時拌嘴吵架,心中彷彿被挖了個大洞,左非不禁悲從中來,丟開了軟劍,伏地大哭。
 
  葉小釵見狀,垂眼長嘆一聲,也鬆開了銀貂刀。
 
  刀一鬆,匡啷落地,原來飄雪銀貂見另外兩老己誅,早己滑坐於地,雙眼空洞地望著前方。
 
  葉小釵見她如此模樣,皺緊眉,很是為這個徒兒擔心。
 
  報仇容易,心病卻是難醫呀……
 
 
  「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在模糊不清的低喃中,飄雪銀貂終抵不住連日來身心上的疲累,眼前一黑,便昏了過去。
 
 
  裨善……
 
 
 
(待續)
 
 
@-@-@-@-@-@-@-@-@-@-@-@-@
 
本文是Happy Ending……真的!(頂鍋蓋奔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