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靈愛寫花,米花不是花,愛寫的是爆米花。
  • 517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普】楊柳東風 修仙篇:家族(三)



  將兩人截然不同的反應收入眼底,東宮神璽方才的笑意仍未歛下,此時更覺好笑,伸手戳向伊達我流的額頭,將巴著柳生劍影追問的笨徒弟給推倒,抱住柳生劍影的手臂對跳起來的伊達我流笑道:

  「你就是三個孩子裡最笨的,蠢死了!你師尊有可能背著我偷吃嗎?」


  「啊咧?欸……?」伊達我流睜著圓滾滾的大眼一時難以消化這言語,待到終於反應過來,臉上宛如轟地一聲生起大火般頓時燒得通紅,吶吶地向著自己最敬愛的師尊問道:「師、師尊說的三個孩子……是指師兄跟我跟阿草嗎?」

  「嗯。」微點頭,柳生劍影看著伊達我流的雙眼是那樣溫潤,蘊含暖意,讓伊達我流忍不住紅了眼眶。

  自從師尊從中原回來後,雖然身上還是少了人味,卻多了份以前從未在他身上感受到的溫暖。對練劍的要求雖然依舊是那樣的嚴格,但是只要白白的傢伙在他身邊,臉上還可以看到以前從未得見的笑容,時常還會對著他們顯露。
  手掌用力擦著眼角,伊達我流吸吸鼻子,突然哽咽住了話語。

  東宮神璽見他這模樣,不習慣這毛躁的笨徒弟突然安靜下來,故又取笑道:「怎麼了?不懂得講話了?還不叫聲爹來聽聽?」

  「什麼爹?中原話我不懂啦!要叫也是叫多桑!」

  伊達我流彷彿被針刺中屁股一般,猛地又跳起來撲到柳生劍影身前,對黏在自家師尊身上的東宮神璽扮個鬼臉後,轉過頭便眼睛閃閃地對著柳生劍影說道:「我就知道師尊還是最疼愛我們師兄弟三人的,所以絕對不要輕易離開喔。我跟阿草還沒有出師,然後我伊達我流的兒子女兒們都要跟著師尊學劍,把師尊的劍法發揚光大!」

  聽到伊達我流說到要柳生劍影不要輕易離開時,東宮神璽微微一愣,直覺看向柳生劍影。而柳生劍影看著伊達我流,似是若有所思,側臉堅毅的曲線勾勒出沉默。東宮神璽不安地握住他的手,柳生劍影沒有回頭看他,而是以自己的指掌收攏包裹住,緩緩摩娑著他的掌心安撫。


  「伊達。」柳生劍影的表情始終都是淡淡的,相對於容易激動的伊達我流,一直是個強烈的對比。
  「如果你能靜下心,你就可以發揚我的劍法。」

  「咦咦?師尊,這是讚美還是諷刺啊?」瞪大眼睛。

  「我覺得應該是諷刺。」在旁邊臉紅很久的天草二十六終於回復過來,手指搓著下巴涼涼地接話道。「因為要你安靜,比登天還難。」

  「阿草!你沒講話,沒人當你是啞巴!」聞言氣得回頭大吼。本來安穩待在柳生劍影腿上酣睡的小粉糰子被自家父親這樣一擾,扁起嘴扭動小小身軀後便是放聲大哭。柳生劍影跟東宮神璽連忙安撫,哭聲卻越來越烈,東宮神璽瞪了伊達我流一眼,就把小粉糰子塞還給他,拉著柳生劍影起身離開。


  兩人手牽手閒步走著,慢慢走遠,身後斷續傳來兩個寶貝徒弟低低的吵嘴聲以及小粉糰子始終很有元氣的哭聲。東宮神璽勾唇一笑,側頭靠在柳生劍影的肩頭上,低聲喃道:「有個孩子好像也是不錯……難得蠢徒弟會講出好話。」

  「嗯?」柳生劍影聞言停下腳步,從他的角度看下去,便見東宮神璽精緻的眼睫宛如朱紅鳳羽,點綴在白皙如玉的臉頰上。柳生劍影眼神微微一動,問道:「你想收養孩子嗎?」

  「不。」抬眼一笑,伸手勾住心上人的頸項,貼近他輕聲說道:「我想要你的孩子。」

  聞言沉默,伸手抱住東宮神璽貼過來的身軀,任他將頭窩在自己肩上。東宮神璽依偎著他,白皙修長的指掌有一下沒一下地撩撥著他垂落胸前的髮絲。
  「剛剛我想起了你之前重新凝形聚體的模樣,臉頰幼幼嫩嫩的,神情卻很老成,而且一樣不愛笑……你說,如果有了孩子,會不會變得愛笑一點呢?我想,笑起來應該會很可愛。」

  「璽……。」聲音輕輕的,彷若嘆息。
  「我只有徒弟,沒有孩子。」

  「是啊,我知道。」莞爾一笑。「兩個男人怎會有孩子呢?但是你想想……棄天帝可以獨力創造異度魔界,有那魔界裡千百萬的子子孫孫,所以等我們都成了仙人,想要蘊育出一個兩個孩子應該也不算難事吧?」

  「或許吧。」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柳生劍影淡淡的答著:「只要我們在一起,是否有孩子並無所謂。」輕輕撫著東宮神璽披落在身後的細滑髮絲。

  「呵,這話真動聽,我喜歡。」緊抱了他一下。「我看你是因為忙著照顧徒弟們,也無暇讓你想孩子的事吧?你那個蠢徒弟雖然蠢,可是還真敏銳啊……他是不是已經察覺到你已非凡人之軀,隨時會羽化登仙?」

  「……璽,我不會獨自拋下你離開。」緊抱住懷中人。

  「我知道……」也緊緊回抱住他。「記得當初你凝形聚體時總是叫我耐心等你,現在卻換做是我要這樣對你說了。」
  額頭抵在他肩窩上緩緩摩娑。「我的進展不快,也許需要漫長的時光,或許等到伊達他們都老了、故去了,我還停留在原地。劍影……這樣的我,你可以耐心等待嗎?」

  「我會一直陪著你。」單手捧住懷中人的臉龐,輕輕在額上落下一吻後,抬起他臉,雙眼認真注視著他的。「……璽,我就在你身邊等待,不會離開。」

  「呵……」揚起絕美的笑容,手指輕輕撫著心上人堅毅的臉龐,笑道:「你最近變得很會說話哪,害我的小心肝都怦怦亂跳。」引他的手掌覆在自己心臟處。

  「哪,你看是不是跳得很快?」

  微微一笑,笑容中深含寵溺。「若是能因此讓你心跳變快,要我多說一點又有何妨?」


  東宮神璽自從晉入第三境界,成功轉化為仙軀之身後,元神在心臟處凝結如種籽,隨著修練日深,有朝一日,便會萌芽生長。若能生長出葉片,便是晉入第四境界之機,待結成花苞,則是第五境界之始,直到如月蘭般,開花結籽,東宮神璽將六個境界修練圓滿,安然通過天劫後,便可與柳生劍影攜手登仙。

  種籽元神棲息在心臟處,因為將天地靈氣吸納於此,使得心跳變得異常緩慢,幾乎難以察覺。只在兩人雙修時,因大量靈氣的貫通匯流而稍稍加快了速度。他們兩人都明白,若有一天,當心臟跳動變得劇烈異常,那便是種籽元神破殼萌芽之時。


  「我喜歡你笑的樣子,真好看。」手指又輕輕撫著柳生劍影的臉龐。
  「你真的是很不愛笑,我還記得笨徒弟看到你笑的時候,嚇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的蠢樣。」輕輕一笑。

  「伊達很難靜下心。」柳生劍影的笑容總是短暫,微微斂眉,又回復了平時淡然的神情,只有眼神還溫潤著。

  「哈。不只伊達,你那些徒弟們看到平日總是不茍言笑的嚴肅師尊居然會微笑,就連良峰也不能保持住冷靜吧?」

  「良峰不會在意這個。」

  「喔?那要不要來打個賭?我記得下個月良峰家就要為即將滿週歲的秀雅小公子舉行抓周禮,要不要一試?」

  「嗯?試什麼?」

  「試你的笑容會不會讓良峰動搖啊。」手指輕輕勾勒著他的唇部線條。「你將徒弟們視作孩子,卻吝嗇給予笑容嗎?我賭良峰一定會動搖,就算他表情掩飾得再好,劍心若有任何波動也不能瞞過你分毫。到時候,記得願賭服輸喔。」臉湊前舔吻嘴角,浮現如貓偷腥一般的微笑。

  「……輸了又如何?」被東宮神璽連番撩撥,忍不住去追著他的唇親吻。

  「嗯……我想想。」雙手摟住他的頸項回應親吻。「輸方、嗯……輸方要答應贏方一個要求,而且、而且不能使任何手段迴避掉……嗯……」邊是親吻邊是說話,讓東宮神璽忍不住喘息,甜膩的咕噥聲就含在兩人的唇齒之間。

  柳生劍影扶住他後頸,半闔的雙眼裡映入東宮神璽此時頰上的粉紅艷色,不自禁地加深了這個吻。


  綿密深長的親吻良久方歇,東宮神璽將臉貼靠在他胸前,手指又開始撫弄垂落在眼前的黑金色髮絲,想著自己心中的打算,笑得眼兒彎彎如月牙。
  「如何呢?」
  
  柳生劍影摟抱著他,緩緩撫摸他的背脊,沉默了會才道:「……璽,就算不打賭,我也會答應你的要求。」

  「呵,這不一樣啊。」笑著又伸出手勾住他頸項。「若非是難以達成的要求,又怎值得我拿來當作賭資?呵呵……真期待下個月趕快來到哪。你也可以想想對我有何要求啊。」親親他臉頰。

  見心上人如此興致勃勃,柳生劍影也不忍拂他,便答道:「好,就依你吧。」

  「一言為定。」臉對著臉看他,東宮神璽眼彎彎,瞇著眼睛笑了。




  (待續)


======

哇咧,有沒有這麼閃的?(掩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