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靈愛寫花,米花不是花,愛寫的是爆米花。
  • 517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普】和親一(羅黃)


1


  「和親?」

  「是的,文書上大意如此。」揚了揚手上以美麗絲線精繡出華美圖案的布帛,讓上頭疏密有致的滿滿文字展露在威武君主眼前。

  「因為仰慕天都鼎盛勢力,願遣皇族和親,希望兩國締結良緣,永為同盟至交。」 

  「月族的算盤打得很好。」

  「確實不錯。」將精美布帛完全抖開後,仔細折疊,放入厚重的檀木香盒收起。「月族位於西南邊陲,國境有高山四周環繞,月族藉此巧妙建立防禦,出入時需要藉由月族人的特有術法指引,若遇無月之夜,則是完全封閉。」

  「看來似乎不喜與外人打交道。」

  「非是如此。相反地,月族乃是全大陸的藥材集散地,盛產靈丹妙藥,與四方交易頻繁,是個富裕的小國。但也因此時常引來他國眼紅,邊境衝突不斷。位在她北方的犬戎就很想把她給一口吞了。」

  「貪婪的小狗。」低笑。「看來是被兔子反咬一口了,月族目前過得很好。」

  「月族歷代皆有護國大將軍護持,國家雖小,軍事上的實力卻不容小覷。」

  「兔子的牙倒是很尖利。」

  「牙齒再怎樣尖利,兔子只是兔子,如果不想被雄獅一口吃掉,就只能夠委身相許,尋求雄獅的保護,甚至還可以幫他們打打小狗。」

  「所以我們就是那隻倒楣的獅子?」挑眉。「兔子窩那麼遙遠,叫他們忍耐點吃吃窩邊草吧。吾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了,管不了這一件。」

  「大哥,我們就是那個可憐的窩邊草。」平靜聲音中隱隱含有一絲笑意。「因為我國剛剛與月族接壤,且恰恰是這片大陸上的強國之一,而身為天都第一人,被人奉稱當世武君的你,正逢年輕有為,沒有后妃,怎麼看都是隻很強壯很健美的獅子。」

  「鳳卿,你取笑我?」聲音低沉緩慢,十分具有威脅性。

  「小弟不敢。」無懼兄長黑臉,君鳳卿唇邊顯露笑容。「雄獅到了適婚年齡也會尋找配偶,何況我們天都的武君大人?聽說月族除了多產靈藥外,還專產美人,個個纖細秀麗,多才多藝,追求者宛若過江之鯽。可惜月族嚴禁與外族通婚,故外界為之唏噓扼腕之人多不勝數。」

  「我床上來來去去的女人已經足夠,不差這一個。」

  「那些來來去去的女人皆無法討武君歡心,也許月族美人會有辦法?」

  「我記得我有三個兄弟仍是單身。」

  「大哥尚未成家,小弟們不敢僭越。」

  「得了,把老二老三都叫回來。」起身,站至窗邊負手看著落日,垂眼看那金黃色的餘暉漸漸掩沒在陸地盡頭。


  帝國宰相君鳳卿看著武君羅喉挺拔沉默的背影,明白談話已至尾聲。

  「和親是兩個國家之間的事情,你們是我兄弟,與吾具有同樣地位,誰看得上月族美人誰就娶吧。」



  ◇◆



  段大刀現在覺得很不耐煩。

  他自願負責迎接月族和親隊伍,不是為了跟個老頭哈拉不休的。美女!他要看美女啊!雙方碰頭後都過了這麼多天了,他連月族公主的一根頭髮都沒瞧見!

  覷著停在不遠處的漂亮馬車,段大刀憤憤的咂吧著嘴裡的食物,看著蒙著面紗的侍女手裡拿著東西進出據說是月族第一美人待著的馬車。也不知道月族人身段是否特別柔軟,還是入夜後視線不清的緣故,車門上的簾幕看起來連晃都沒晃,讓他偷看無門,心情實在鬱悶。


  手肘突然被撞了撞,耳邊傳來低語:「將軍,月族大使在跟你說話呢。」

  「啊?」回過神,看向臉上面具畫著呵呵笑臉的月族大使……據說本人就叫做笑月,身體又不自禁地惡寒了下。臉上帶著面具,心裡也不知道想些什麼,他最不耐煩應付這種人,可惜小弟在他出門前千叮萬囑他不可失卻天都的威嚴,要好好接待客人,否則他老早就甩手走人了!

  「啊哈哈哈……這東西太好吃了老子一時間有點恍神沒聽清楚,請問大使您剛剛說了些什麼?」

  「呵呵……天都的東西果然是好吃,笑月一路上也是吃得津津有味。」大使很配合的笑著附和:「非常感謝貴國如此禮遇我族。」

  「哈哈,這是當然的!畢竟公主要嫁來我們天都啊,這樣一來我們兩國就是姻親了,大使千萬不要跟段某客氣啊!哈哈……聽說公主是月族第一美人,我們兄弟幾個都很想見見呢!」說話間又覷了馬車一眼,段大刀終於忍不住心中念頭,湊近月使低聲問道:「公主是不是個性害羞啊?這幾天都沒見她露臉。」

  「這個……」笑月瑟縮了一下,想起二殿下日前的囑咐,強忍住內心想流淚的念頭,細聲細氣的回答:「正式出嫁前,殿下不能在外人面前露臉,這是我族習俗,還請將軍多多包涵。」

  「這樣啊……」段大刀搔了搔臉頰,有點惋惜又為公主不捨。「到天都還有一段距離,這可不把公主悶壞了?早知這樣,我晚點來接你們就好了,也省得公主要多憋上這麼幾天。」

  「不不,有將軍護佑我族一行人的安全,笑月與殿下甚是感激不盡。」嘴上說著客氣,笑月內心裡暗自淚流千行。早來晚來不都一樣?這裡只有王子沒有公主啦!沒想到天都人居然歧視同性婚戀!?連在路上牽牽小手也遭白眼?這什麼道理啊這……害他跟哭月被殿下強制分開,甚至還下令回到月族前不得見面。

  他這容易嗎他……哭月待在殿下身邊還好一點,苦命的他還得來應付這個沒神經的段大將軍!如果武君羅喉的兄弟就這副德性,他真不敢想像武君羅喉本人會是如何。早在得知天都的風俗民情與月族大不相同時,一行人就應該馬上回轉月族的,真不知道殿下在想些什麼……


  強笑著又應付了幾句,準備回自己馬車上休息。這幾天夜裡不平靜,連一向不怎麼理事的殿下也淡淡叮囑著荒郊野宿時得小心注意。他也隱約感受到了那股黑暗氣息,神經時常緊繃。就不知道天都人馬靠不靠譜,那個段大將軍長得一張娃娃臉,講話卻粗魯不文,很讓人懷疑他是否真是那傳說中戰功彪炳的天都雙將之一。

  「大使休息之後,夜裡別出來走動嘿!記得也要叮嚀一下公主,雖然我知道她根本就沒出過馬車啦。唉唉……」低低的咒罵聲懊惱般響起。

  笑月根本沒回頭,低頭急步往自己馬車走去,覺得自己再跟段大將軍多說一句就要崩潰了。是以煩躁的他根本沒注意到一道黑影閃電般掠到自己跟前,無聲張開血盆大口。

  「大使小心!」段大刀幾步竄前,伸手就把笑月拽到身後,慌亂中沒控制好力道,笑月大使當場滾了滿身泥。笑月怒極,抬起頭幾乎就要破口大罵時,才發現營地裡四處都是黑影翻騰,大張的血口伴隨著尖銳難聽的嘶叫聲,而將他推倒的段大刀正在不遠處跟黑影對抗。


  一時間,刀光劍影幢幢,人影來回奔走混亂。


  天都人馬好似很熟悉這種狀況,明白黑影難纏,三四人集結成一小戰陣合力對抗,背對著同袍戒備反擊,不讓黑影有可趁之機。但即便如此,受傷的怒吼咆叫聲還是不絕於耳,戰場的氣氛一下變得太過熱烈,似乎在不知不覺中,有隻無形大手悄然擰緊了那條名為危險的絲絃。

  「術師!他媽的那些術師給我死哪裡去了!?」段大刀怒吼著,邊扭曲著好看的娃娃臉,邊揮刀擊退兇猛的偷襲者。「快點給我張開防護!不要讓這群爛泥接近公主的馬車!」

  話聲未盡,數道黑影似有默契地直撲入月族一行中最為美麗豪華的馬車之中,其他黑影也紛紛停下攻擊,能抽身離開的都竄到馬車處,層層疊疊的貼黏在馬車上,兇狠的小眼睛閃爍著紅光,盯視著包圍而來的天都眾人,此起彼落地發出威脅的嘶吼。

  「該死!」段大刀發出怒吼,恨不得一刀劈盡這些可恨的傢伙。天都近年來深受這些黑影所擾,屢屢剿滅不盡。是故他仔細策畫路線,隊上還帶了不少高強術師,想不到還是被黑影偷襲得逞,要是月族公主在這裡有個三長兩短,他怎對得起兄弟們!

  「可惡!」隨手抓過一個術師對著他大吼:「還給我杵在那兒幹嘛!?快想辦法把那堆爛泥趕走!」

  「將軍,月族公主在馬車裡面,火攻水攻都會對裡面的人有影響,屬下擔心……」

  「擔心個屁!再不行動,公主連個渣都不剩了!唧唧歪歪的哪來那麼多理由?天都花大筆錢是用來養你們這群廢物的嗎?」用力把人一甩,段大刀決定自己拿刀去把那群爛泥削下來搞不好還比較有效率。

  「來人……」正要吆喝屬下一同上前。突然馬車發生震動,蟄伏在馬車外殼上的黑影因此騷亂尖叫。

  眾人還未及反應,一道道亮白的光束自黑影包圍著的馬車裡穿透而出,潔白的光束似乎有著強大殺傷力,而且越來越多、越來越刺眼,伴隨著黑影的驚叫慘嚎,漆黑夜裡霎時光明大放,被震開的黑影失去行動能力,在半空中紛紛化為殘渣粉末,消失在亮白的光線之中。

  揉著被光刺痛的雙眼,眾人尚未回過神,馬車裡又傳出一聲淒厲尖叫,一道黑影隨之自車門竄出,直直撲向月使。

  「哼。」馬車裡傳來一聲冷冷低哼,一道火影隨即衝出,快速準確地插入黑影背心,將其釘落在笑月身前不遠處,尚自顫抖不休的身影隨即被槍尖撩起的火舌給吞沒。

  笑月被一連串的變故弄得有點懵了,呆呆看著一道銀白修長身影自馬車走出,難掩憂心地脫口問道:「殿下無事否?」

  身穿銀白戰甲的青年有著一張極美的臉龐,額上瓔珞紅環更襯出他臉頰柔軟白皙,只是一雙修長鳳眼冷如電光,不怒而威。淡淡掃過眾人後,盯視著月使冷冷回答:「殿下無事。」手一揚,將地上紅月銀槍俐落收回,轉身便進入馬車之中。

  「呃……」笑月被那眼光一盯,背上頓時大汗淋漓。明白自己差點就露了口風,再多說一句,可能那銀槍下一刻就會扎在自己身上。好險還是殿下機靈……暗自抒口氣,轉身也想走回自己馬車,卻被一臉饒有興味的段大將軍堵住。

  「剛剛那個白髮小子很厲害嘛,他是誰?怎麼會待在公主的馬車裡?」湊近笑月又道:「難不成是公主的護衛?怎麼也老躲在馬車裡不露臉啊?」

  「這個……他是殿下的暗衛,奉命貼身保護,當然不會隨意離開殿下身邊。」悄悄往後退了一步,絕望的看著此時一臉八卦的段大將軍又跟著湊近一步。

  「我現在相信月族專產美人了,連一個當護衛的男人都長得那麼漂亮,何況公主呢?」轉了轉眼。「更別說代表一國體面的大使了。」

  把臉湊得更近,研究似的眼光在笑月臉上游移。「笑月大使不會是因為長得太漂亮所以故意把臉遮起來?我們都相處這麼多天了,也算得是熟人了,來來來,面具拿下來我看看。我幫你比較比較是你好看還是剛剛那小子好看。」伸手便要去揭面具。

  「夜深了,大家辛苦一場也累了。段將軍晚安。」笑月連忙兩手壓在臉上,快速說完告別語後,轉身便逃。

  可惡!他再也不要跟這個沒神經的傢伙相處了!他要向殿下申請跟哭月換班!



  ◇◆



  「殿下,不出數日便要進入天都,您真的不考慮即刻回轉月族嗎?」

  「不。」低沉柔和的聲音很冷淡。

  「殿下啊……天都風俗與我族大不相同,視男男婚戀為禁忌,萬一天都武君因此對我族發怒該如何是好?月王陛下目前貴體違和,政治因此不安動盪,犬戎國又對我族虎視眈眈,情勢緊繃,這種情況下,我族再也惹不起天都這樣的強國了啊。」臉上帶著哭泣面具的哭月聲音如嗚咽,為懇切話語裡更多增添了幾分哀怨。

  「就是因為情勢危殆,父王才讓我出使和親,就算不能掙得天都在武力上的支持,也要安撫住這隻蠢蠢欲動的貪狼。難道你是對我沒信心?」
  「夜麟殿下貴為我族第一美人,追求者不勝可數,連暗界第一殺手‧火狐亦為殿下顛倒不已,臣那些愚昧的同僚因此對殿下的美貌極具信心。」

  「這種程度的信心不要也罷。」

  「臣對火狐便十分具有信心。這幾年,犬戎明裡暗裡派出的刺客全都被第一殺手解決,其能力之優越,與蒼月大將軍銀血殿下堪稱護國雙壁。」

  「你對火狐倒是評價甚高。」極其優雅的冷冷一哼。「可惜不過是隻盲目的狐狸。」

  「臣了解真正的殿下,當然評價甚高……」接收到夜麟皇子毫無溫度的優雅一瞥,哭月語聲漸小,隨即又鼓起勇氣說道:「只是臣擔憂天都武君會囿於這門親事而不能了解殿下真實的一面,甚至是引起誤會。」

  「我不需要他了解我,也不會讓誤會發生,最終只要讓他知道我對他有益即可。」頓了頓,柔和低語多了幾分鏗鏘。「而且,和親文書已經發出,也收到對方的回函,這門親事早已說定,斷無就此返回之理。吾恐怕中途悔婚會更容易激怒天都一方。」

  「殿下啊……」

  「別再說了,你只要配合吾行事即可。」

  「臣恐怕大殿下無法同意殿下此一計畫。」

  「不需要告訴大哥,出使後一切由吾做主。」再度撇去冷淡一眼。「吾想,你也不希望父王因此病情加重吧?」

  「是……」

  冷冷一笑,柔和好聽的聲音越加低沉。「哭月你想想,虛假的美麗外皮與觸手可及的實得利益,哪一種才會是貪狼真正想要的呢?」



  ◇◆



  「月族公主想單獨與吾見面?他們何時到達的?」

  「就在日落前,我已經將他們安頓完畢。三哥說途中遇到黑影侵襲,差一點,月族公主便遭其毒手,幸虧公主身邊的暗衛了得,一舉將黑影全數消滅。」

  「一舉?」

  「唔,或許還要加上一槍。漏網之魚想偷襲月使時,被暗衛一槍擊斃。」

  「厲害的傢伙。」低笑。「吾比較想見見這名暗衛。」

  「月族暗衛據說與公主形影不離,屆時應可請公主引介。」

  「很好,就隨你安排吧。」



  天都設有專門接待外賓的偏殿,名為『宜和』。殿中設有巨大法陣,以武君羅喉所掌控的暗黑魔力維持運轉,任何一切術法攻擊在法陣中皆要黯然失色,無法發揮該有的效果。至於物理防禦則不被武君放在眼裡,他就是最兇狠的人型兵器,本人相當好奇有誰能夠在他眼皮子底下放肆。

  武君羅喉端坐在宜和殿上的寬大龍椅中,靜靜看著月族使者牽引該族公主進入殿中。

  公主頭蓋紅巾,巾上繡著月族特有圖騰,四端輟以水晶墜飾,不知用了什麼法子,竟可牢牢固定住,不在行進間掉落。但他比較好奇的是,寬大紅巾下,精美重衣所包裹住的修長身材,那細腰看來不盈一握,卻高挑健美得彷彿充滿力道。而且公主步履不大,卻很精準,步步避開了法陣關要處,看來對術法亦有一定修為。

  有意思。羅喉暗色的紅眸定定注視著,隱約流轉笑意。


  「月族使者笑月與我族尊貴的夜麟殿下一同參見武君,向武君問好。」笑月低身半跪行禮,公主則是行了個標準的宮禮,未發一言。

  「天都向月族問好。」羅喉右手虛抬,讓兩人起身。「月族距離天都千里之遙,兩位辛苦了。」

  「承蒙天都熱情完善的接待,這點奔波之勞已然滌去,殿下要我向武君致上最高謝意。」說話間又行了個禮。

  「嗯。」羅喉向來不喜客套,淡淡虛應後直奔主題。「聽說公主要與吾單獨一談,不知有何要事。」

  「這……」笑月踏前一步,想開口說明,身邊的月族皇子半舉起手淡然一揮,示意讓他退下。

  羅喉注意到,這公主舉手投足間瀟灑好看,又處處透露出一份優雅氣度,跟他所見過的鶯鶯燕燕大不相同,莫非公主們的教養自有其殊異之處?

  正想著紅巾下的容顏是不是也跟一般女人大不相同時,公主伸手便將紅巾俐落扯下,水晶墜飾撞落在地面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羅喉看見一雙清亮的眼眸,細而長,顧盼間流轉如光,是對自己極具自信的人才會發出的光芒。

  羅喉喜歡這樣的眼睛,就算眼睛的主人沒有白皙美麗的臉龐,飽滿濕潤的粉嫩嘴唇,他也覺得眼睛的主人十分漂亮。然而這張精緻臉龐上綜合了以上他能想到的所有優點,讓他也不得不為之驚艷。


  「據說公主為月族第一美人,果然是名不虛傳。」半掩眼眸隱藏自己欣賞的目光,羅喉隻手撐著臉頰,懶洋洋地微笑說道,看似對公主驚人的美貌毫無興趣。「想來吾其他三位兄弟必定會為公主神魂顛倒。」

  夜麟神情很冷淡,修眉微挑,又重新行了一個宮禮,一手放在腹部彎下腰鞠躬,同時另一手平舉與肩齊,雙膝微蹲後站起,一連串動作流暢又自然,依舊是那樣的瀟灑好看。

  羅喉也跟著挑眉,他沒記錯的話,這可是男性宮禮。而彷彿是要證明他所見無誤,月族公主終於開啟雙唇,低沉柔和的動聽聲音流轉而出。

  「月族幽皇二子‧夜麟,向天之都的主人‧武君羅喉問好。」

  沉下臉,羅喉再怎麼誤聽,也不會錯認這聲音的性別,更何況他對自己的聽力很有自信。仔細觀察坦然站在身前的月族皇子,喉結微突,胸口平坦,雖然腰細腿長,可是站姿挺拔,肌肉隱含力道,而且修長手指上骨節明顯,分明是男子。

  「吾以為月族是來和親的。」羅喉坐正身軀,面沉如水。

  「我族有意與天都結好,吾身為月王二子,自然身負和親使命。」

  「你不是女人。」

  「武君想驗明正身?吾不介意在此寬衣解帶。」

  「月族想羞辱我天都?世人皆知天都羅喉四兄弟,吾也不記得自己曾有姊妹。」

  「月族絕無此意。」夜麟又是一禮。「月族尊敬天都,才遣皇子和親,只是在過程中疏忽了雙方本是風情民俗不同。」

  「喔?難道你是想說在月族,兩個男人成親很正常的嗎?」

  「正是如此。」夜麟輕輕擊掌,戴著哭泣面具的哭月自殿外進入,走到笑月身旁,兩人臉對臉相對片刻,彼此伸出手與之十指交握。

  「如武君所見,我族兩位使者便是一對同性伴侶。因為極其恩愛,出入同行,沒想到進入天都勢力範圍後遭受到異樣眼光,此時我們才明白同性婚戀在天都是不被允許的。」

  「在天都,不乏男人豢養孌童,也不算禁忌。」微微一哂。

  「那種豢養是種羞辱。」夜麟臉上表情更加冷淡。「我族承認同性婚姻,並且與異性婚姻一樣受人祝福。武君以孌童比喻,是想羞辱夜麟嗎?」

  「……吾無此意。」月族皇子臉蛋雖美,氣勢卻很足。一開始的驚訝過後,武君攤回座椅,兩手交握在疊起的修長雙腿上,玩味的笑意再度回到眼中。

  「正如你所說,我天都與月族風俗不同,看來和親此事破局了,接下來吾是否該喚人送客?」

  「不。」夜麟臉色稍霽,聲音變得溫和。「和親不成,我族誠意尚在。倘若武君不棄,夜麟願留在天都,為武君效忠一年。」

  「攜手一生的后妃換來僅僅效忠一年的屬下,似乎不太合算啊。」武君又浮現那慵懶又自信的微笑。「況且,天都優秀的將領數不勝數。」

  「途中聽說天都深受黑影侵擾之苦,武君魔功雖盛,卻不可能顧及天都廣袤領地中的每個角落。天都眾多優秀將領之中,也未曾聽聞有擅長此事者,臣以術法為長,可效其力。一年時間是夜麟給自己的期限。」

  「你很有自信。」深紅眼眸淡淡瞥過。

  「這是身為武君下屬的必備條件。」又是一禮。

  「來程中的黑影是你所解決?」唇角微勾。

  「是的。」清亮的目光坦然相對。

  「很好。」讚賞的眼神不再掩飾。
  「吾接受你的效忠。至於和親一事……」羅喉故意將尾音拖得極長,深紅眼眸一直注視著月族皇子的反應。

  不亢不卑,不急不燥,淡然冷靜,有著與美麗臉蛋完全不搭軋的高素質涵養。呵,真是有意思。

  「你隨便挑選個美貌侍女代替你進入後宮吧。與月族和親之事,天都眾所皆知,既然你無意令兩國交情破裂,就隱瞞你皇子的身分為吾效命。如果表現優異,吾不介意青驄假冒真麒麟,讓和親一事成真。」

  「感謝武君大度。」夜麟再行一禮,流暢轉為下對上之禮。「屬下不會讓武君失望,且待夜麟奏起凱歌。」

  「你小心別把小命賠進去即可。」血色薄唇微勾。「黑影肆虐天都多年,盡皆無法有效殲滅,難道你以為天都皆是無能之輩?」

  「屬下不敢托大,懇請武君讓夜麟與天都將士組織小隊,並且親自挑選成員。」

  「可。你去休息吧,明日上殿與眾將領相見,之後任你挑選,有事找鳳卿即可。」

  「感謝武君恩典。」



  「你有什麼看法?」揮手讓月族一行人離開後,羅喉獨自待在無人的清冷大殿,看向自暗處走出的君鳳卿問道。

  「小弟認為大哥不應該讓月族皇子留下。」雙眉微蹙,難掩憂心。「月族遣皇子和親委實令人無法接受,若說兩國風俗民情不同,也未免驚世駭俗。何況月族皇子竟然談條件,願意留下來。這恐怕是……」

  「恐怕是有心的刺客?」嘲弄一笑。

  「……是的。」鳳卿看著自家大哥,眼中憂心難減,續道:「這幾年刺客從未間斷,雖然大哥武功蓋世,但是暗地裡的冷箭防不勝防,鳳卿甚是擔憂。」

  「如果是刺客,那雙眼睛也生得太好了。」低笑。「月族皇子很有分寸,自願與天都人馬一同行動,你大可以在其中安插眼線,監控他的行動。如果他真有那份心思,憑他的本領……吾倒是很期待他的挑戰。」

  「大哥!」滿臉不贊同。

  哈哈一笑。「我明白你的擔憂,不過日子過得太無聊對健康也不好啊。沒有強者會拒絕有趣的挑戰。」

  「所謂那強者可沒有負起一國人民的重擔!」

  羅喉起身,經過君鳳卿身邊時,將手放在他肩上,微笑說道:「真正負起一國重擔的是最令我自豪的小弟,但也別過分擔憂了,心力交瘁過勞而死可不是種好死法。」不待君鳳卿回應,便放下手舉步離開,聲音遠遠傳來:「月族美人們就交給你打理了。」

  「嘴上說得好聽,還不是把事情都丟給我做……再說,大哥你哪來的後宮啊……」越想越頭痛,帝國宰相君鳳卿忍不住掩面嘆息。


  次日,月族皇子‧夜麟以黃泉之名加入天都陣營,旋風式的引起天都一陣騷亂。



(待續)

---
後記:鳳卿小弟您辛苦了~^^b
   以後多個傲嬌大嫂會更辛苦喔~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