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輝花彩

關於部落格
花靈愛寫花,米花不是花,愛寫的是爆米花。
  • 514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輔】和親續篇:愛慕(羅黃)


  自從月族二皇子‧夜麟以黃泉之名掩蓋自己身分並加入天都軍後,已經引起了眾將領的注意。那樣的美貌,那樣的身段,在陽盛陰衰的軍隊裡面,簡直是大草原中突然開放的一朵美麗紅花,美到不可思議,香得匪夷所思,於是狂蜂浪蝶紛紛圍繞過來,無不想表現自己以搏得美人青睞。

  還在幻想美人是武君特意丟進軍隊裡慰勞眾將兵的時候,美人高強的武藝與強悍的個性一經展現,輕易地便粉碎滿天白日夢。

  不死心的人還大開賭盤,想使下流手段看看美人重衣裡包裹的是否為玲瓏身段,只是為了某種目的而掩蓋,若是能夠揭破那層薄薄的偽裝,也許美人會乖乖跟著回家,作那羨煞天仙的交頸鴛鴦。

  可惜這種謬誤還是輕易被糾正過來,還大方附贈美人嘲諷的目光與言語。

  多少純情將領為此暗夜淚流,若是美人為女子,搶破頭也要娶回家,可惜黃泉美人美則美矣,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男兒身,而且打還打不過(這點最讓人捶心肝)。曾經想使下流手段意圖逼姦的傢伙,現在墓頭上的草都快比人高了。

  明白追求不成,有些純情將領便暗地裡偷偷傳達愛慕,有時候是一朵美麗的花,有時候是一首彆腳的情詩,或是珠寶或是名貴玩物,其價值隨著黃泉擔任武君貼身護衛之後日益喧囂的流言而水漲船高。眾人不約而同的想著,男人也罷,若能把美人娶回家可是多大福氣,如果美人能夠爬上武君的床,想來別的男人的床也不會在意,反正武君愛的是女人,不會對黃泉認真,屆時定要展現男子氣慨,好好地將美人給安慰得伏伏貼貼。

  那時候武君看了每日不斷的禮物還打趣說,若是黃泉為女子,數也數不盡的求親者應該會把門檻給踩壞。黃泉聽了只是冷淡看他一眼,淡淡的說起月族王室大門已經換過九個,要不是奉命來到天都,不多久還要編列第十個大門的預算。

  黃泉自幼便展現出驚人的美貌,看慣愛慕者的各種手段,無法輕易被打動,收到的禮物若是登得上檯面,全被他轉送給接觸過的侍女們。

  說實話,黃泉雖貌美,舉止言行卻是百分百真男人,還優雅有禮,進退有度,遠遠勝過那一大堆臭兮兮的所謂高級將領,故也引得不少女子將芳心繫上。

  但是,眾女子還是最愛看著武君與黃泉連袂出現,各具特色的出眾外型放在一起,異常地協調好看。尤其,武君的笑容還變多了,跟貼身護衛‧黃泉的開心說笑,時常讓人移不開眼睛。若是武君沒有接著掃來警告般的淡淡視線的話,眾侍女手邊的工作可能永遠無法在進度內完成。

  所以,對於天都武君與武后的結合,眾侍女是樂觀其成的,更不用說武后身為男兒故無法生育,對於某些心存野望的女人而言,根本不具威脅。

  可對眾將領來說,仍是痛心不已,他們怎樣也沒想到武君大人會利用職權之便,先一步將美人得手。早知如此,還不如早一點展開攻勢。也許讓黃泉從淡淡的憂鬱蒼白轉變成煥發的紅潤嬌美的人就是自己了!

  可恨啊……看著日益美麗的武后,眾將領暗自流淚不已,只差沒抱頭痛哭了。還好他們還有個最大的安慰,就算再怎樣慘,也不會慘過段大刀段大將軍吧?心愛之人變成自家大嫂,這打擊光是想想,就讓人不活了。


  「為什麼我老覺得那些臭小子們最近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段大刀搔搔頭,有點莫名其妙。

  「…………」瞄他一眼,凌雲沉默著不說話,只是嘆口氣拍拍他肩膀,然後默默走開。

  「二哥你不說話我怎知道你什麼意思?幹嘛對著我嘆氣?喂喂……把話說清楚再走啊!」腳步加快追上。



    ◇◆



  對君鳳卿來說,能夠見到自家大哥終於找到個心愛伴侶,不管那人是男是女,都樂觀其成。他知道,雖然羅喉不表現出來,但其實在內心深處總是有塊寂寞的地方,即使是兄弟們也無法碰觸,無法安慰。所以他再怎樣不認同大開門禁讓那些愛慕者前仆後繼地爬上武君大床,也是只能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唯一希望羅喉可以藉此找到合適伴侶,用愛人的溫柔填滿撫慰那寂寞。

  他曾經偷偷設想過未來大嫂的模樣,嬌俏的甜美的美艷的成熟的世故的……各式各樣都想過比較過。但卻難以想像屆時站在未來大嫂身邊的大哥會是何種神情,而當他終於看到時,才真正明白何謂鋼鐵化為繞指柔。

  雖然被化成柔柔春水的通常是大嫂……君鳳卿看了議事房內一眼,默默地將剛開了個縫的大門給關上,無聲嘆口氣,開始懷念起這兩個之前暗潮洶湧的時候,雖然氣氛有時緊繃,但總不至於害他要自己把自己關在門外。

  默默數著數,想著黃泉何時會反擊。果然不出十數,輕微悶哼聲自門內傳來,並伴隨著響起低低的說話語聲。君鳳卿深深呼吸了幾下,抓準時機打開門將頭探入,不意外地看到天都武后滿面嫣紅的怒瞪天都武君,後者則是撫著唇好整以暇地回看對方,眼中充滿笑意,伸手讓手指在案面下悄悄勾住對方的。

  黃泉用力咋舌,卻也沒有擺脫羅喉不安分的手指,只是在君鳳卿進來時勉強點頭作為招呼,接著轉頭看著窗外,彷彿外面的風景異常動人,也似乎沒有發現羅喉肩靠著肩緊緊坐在他身邊。

  聽著羅喉與君鳳卿議論政事,黃泉半垂眼眸,悄悄地讓笑意染上嘴角。

  坐在身邊的羅喉沒有看到,對面的君鳳卿卻是一清二楚,也不自禁地跟著微笑。當視線又轉回到自家大哥意氣風發,滿面春風的臉上,那份笑意更加深濃。

  迎上羅喉疑問的目光,君鳳卿回以真摯微笑。


  雖然大哥大嫂太恩愛總讓人很困擾,但為了大哥的幸福,他一定會習慣的!

  在羅喉又趁黃泉不注意下偷吃豆腐時,君鳳卿默默舉起手上卷宗遮住自己發紅的面頰,在心裡面堅定的告訴自己。



    ◇◆



  但並不是所有羅喉的兄弟都像君鳳卿如此貼心的,尤其是總少了一根筋的段大刀段大將軍。


  「黃泉,陪我喝酒!」

  「黃泉!你到底什麼時候要幫我介紹月族美女?」

  「黃泉我跟你說……」

  「黃泉……」


  「小思。」血色眼眸抬起,靜靜看著試圖搭上黃泉肩膀但總是一再被甩下來的段大刀,手上書頁翻動。「你的事情都做完了嗎?」

  「現在都晚上了啊!當然做完了。」

  「你也知道現在是晚上了!」猛然合起厚重書本,喀一聲放在床頭。「白天連絡感情還不夠嗎?」

  「你們白天都在一起,要怎麼聯絡感情啊……」搔搔頭,嘟噥道。

  低哼一聲。「要喝酒怎麼不找兄弟們喝?」揪住段大刀衣領往外走,出寢宮時淡淡吩咐侍從將君鳳卿與凌雲找來,接著腳步不停的繼續拎著段大刀往外走去。「我們四兄弟很久沒一起喝酒了,今日就喝個盡興吧。」

  「咦?可是我今天要找黃泉……」神經粗到完全沒感受到自家大哥正隱忍著怒氣的段大刀還在呆呆的說著。

  「他是你大嫂!當然一起來!」回頭看向站在原地優雅掩住口鼻抿嘴偷笑的黃泉,挑起眉又道:「走吧,我的武后大人。」

  聳聳肩。「樂意奉陪。」跟近,修長鳳眼接著掃過羅喉手裡捏著的段大刀,好心提醒:「你省點力氣吧,大刀快翻白眼了。」

  「哼!」


  當醉得不知天南地北的段大刀從半開的眼裡看著自家大哥與他的好兄弟黃泉在月下接吻時,他才迷迷糊糊地意識到黃泉真正是成為他的大嫂了。

  「可是黃泉是男的啊……唉,真可惜了那張臉皮……黃泉……把你的姊妹介紹給我吧……不用跟你長得一樣,有八分美就好了……嗝呃……」

  神經堪比古生物之粗的段大將軍在日後看過各式美女皆難以動心後,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就算有女人美到閉月羞花、傾國傾城,也美不過那一夜在月下泛著冰冷殺氣的美麗戰將。

  是男是女並非是對一個人心動與否的關鍵,段大刀很恨自己沒有早一點想通,不過在懊惱同時也慶幸著,起碼早一點想通的是自家大哥,所以能讓黃泉繼續留在天都,留在他看得到的地方。


  「黃泉,我們去喝酒吧!」



    ◇◆



  也許最快接受自家大哥娶了個男人當武后的是天都排行老二的凌雲大將軍。

  他當初為了戍守邊疆,久久才回都城一次,與羅喉見面時,黃泉已經與他形影不離。凌雲雖然生性沉默寡言,但並不代表心性魯鈍,很多事情他仔細看在眼裡,卻不喜隨意發表意見或評論。那時候他已經感受到兩人之間莫名的張力與彼此追尋的眼光,那眷戀的視線並不讓對方發覺,但並不代表其他人看不見。

  君鳳卿以為黃泉另有心思,苦勸羅喉別將危險置於身邊,凌雲長年與危險與伍,卻絲毫未曾自黃泉身上感受到那所謂危險的氛圍。尤其他看過黃泉擊退刺客,明白此人的銳利與殺氣足以割裂所有堅固防護。

  然而停留在羅喉身上的,卻很柔軟。黃泉確實是很盡責的做個貼身護衛,即便裡面藏了太多東西。

  而羅喉更不用說,他還未曾看過自家大哥容許兄弟們以外的人靠得那樣近,那樣充滿縱容。

  所以他一點也不意外黃泉成為武后,只是覺得羅喉的手腳似乎太慢了些……自家兄弟似乎一個比一個笨拙啊,尤其是老三段大刀連自己的那點心思都不能夠清楚明白。希望大哥不會同三弟一般……既然人已經抓住了,就得好好留下。黃泉這樣的人品與才華,已經很難再找得到了。

  暗嘆口氣,緩步靠近站在天台邊吹風賞月的現任武后,慢慢從懷裡掏出東西來。

  「這是什麼?」接過凌雲遞來的東西,黃泉仔細端詳後抬眼問道。

  「同心結。」凌雲不常說話,聲音卻很有力道。「祝你跟大哥永結同心。」

  「怎麼現在才送?」勾唇一笑。「立后大典已經過了很久。」

  「剛滿一週年。」慢吞吞地道:「如果你願意,我每一年都送。」

  黃泉看著他很久很久,才緩緩道:「你聽到了什麼?」

  凌雲不答,只是沉默地回望,黃泉明白對方性格,嗤笑一聲,將同心結放在青石欄杆上,修長手指仔細撫著繁複編織,也陷入沉默。

  「很漂亮,多謝你。」良久後,輕輕地說道。

  凌雲略一點頭,轉身便離開了天台。黃泉再次抬頭看著月亮,靜靜享受強勁夜風的吹拂,直到一個溫暖的高大身軀將他給籠罩。

  「在想什麼?」低沉的聲音響在耳邊,伴隨著溫熱的吐息,是親暱的距離。

  「沒什麼。」往後靠在彷彿永不會動搖的強壯身軀上,淡淡答道:「在想你還要被犬戎的新王絆住多久。」

  「你中途把我丟下來這裡吹風,就是想這個?」羅喉抓住黃泉擱在欄杆上的修長手指仔細握著,又道:「我倒寧願你一直陪在我身邊應付煩人的傢伙。」

  「我是為你好。」微笑,任對方抓著自己的手掌把玩摩挲。「你不會樂意見到犬戎新王一直盯著你的武后,尤其那人還有求於你。」

  冷冷一哼。「又是一個愛慕者。」注意到黃泉另一隻手中的同心結,沉聲續道:「真是絡繹不絕。」

  「你說這個?」攤開掌心,讓羅喉看清楚手中同心結。「可別誤會,這是凌雲剛剛送給我的,你家二弟祝我們兩個永結同心,這可是他一番好意,尤其是親手做的,心意更重。」

  「他親口告訴你他親手做的?」

  「怎可能?看這手路也知道。」輕搓著有點鬆脫的部分。

  「哈!我差點還以為老二轉性了,會跟人話家常。」低聲笑著,笑聲在胸腔裡沉沉迴響,讓黃泉忍不住眷戀地偎近。

  自然地以雙手環抱住,可惜兩人同時身著正式服裝,層層戰甲成了親密的阻礙,抱起來有點不順手。羅喉低下頭在黃泉耳邊沉聲說道:「也許我們該回寢宮去。」

  抬頭撇去一眼,黃泉唇角微勾。「今夜月色正好,何苦窩在房間裡大眼瞪小眼?」

  「喔?我可以把這話當作是邀請嗎?」抬手輕撫著被風吹得冰冷的白皙臉頰,接著滑到頸項處摩挲。

  「如果你在應付犬戎送上的火辣美女之後還有力氣的話。」唇畔笑意加深,勾起嘲諷的角度,伸手抓住羅喉手掌制止他更加深入。

  「我力氣很足的,你不是最明瞭的嗎?」邪魅一笑。

  「是啊……」撇去風情萬種的一瞪,轉過身面對青石欄杆。「我看犬戎送上的美女不少,夠你揮霍的了。」

  雙手搭在石欄上,將黃泉困在自己手臂間,低聲笑道:「吃醋了嗎?我好像聞到濃濃醋味。」

  「那是你的錯覺。」冷淡道:「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別來煩我。」

  「放你獨自在這好讓你那些愛慕者趁虛而入嗎?作夢!」一把將人打橫抱起。

  「羅喉!」下意識攀住羅喉肩背穩定住自己,黃泉的蒼白臉龐上狼狽抹上一層嫣紅,忍不住怒吼:「放我下來!」

  「我的武后大人,你可以再大聲一點沒關係。」唇角勾著邪魅至極的弧度,緩聲續道:「最好是讓那些愛慕者看看,你有多受天都武君的寵愛,絕不受任何人染指。」

  「羅喉你發什麼瘋!放我下來!」不知道羅喉用了什麼法子讓他無法掙扎,只好扯著對方頭髮狠聲吼著,想不到羅喉卻順著他的力道湊近吻上他,讓他失卻了言語。

  「你乖乖地隨我回寢室,我自然放你下來。」聲音沙啞著低語。

  回瞪。「跟你一起面對那些美女?我拒絕這種變態的遊戲。」

  「看來言語失去了準確性啊……」低嘆。「那沒辦法了,我只好親身證明給武后大人看看。」將黃泉小心放在地面,緊接著欺身壓住。

  「你要做什麼?」發現自己又恢復了行動能力,開始瘋狂掙扎。

  「我的武后大人不是喜歡今晚的月色?」偏頭咬住黃泉撐在他臉上抵擋的手掌指尖,舌尖靈活舔舐指腹並用牙齒輕輕啃咬。「這裡雖然風大一點,不過還不至於有影響。」

  「你……」雙頰泛起紅暈的黃泉再不能吐出完整言語,因為身上那人完全掌握住他的敏感處,輕輕一撩撥,心裡面的防衛便跟著身上的戰甲一同輕易被剝除。在心愛之人的懷裡,他只餘忘情的呻吟與喘息。

  「這麼美……」眷戀的吻不斷落下,努力在愛人身上刻畫下屬於自己的痕跡。「真不想讓別人看到……你的愛慕者多到令人頭痛。」

  「你……你才是……」用力喘息著勉強找回自己的聲音,卻沙啞得彷彿別人在自己耳邊呢喃。「想爬到你床上的女人已經多到跟愛慕無關……啊啊……別、別碰那裡!嗚……」被用力頂起,堅硬灼熱的欲望一下子太過深入,快感如火流般快速蔓延,幾乎要燃燒掉他全副的心神。

  「別管那些女人……我只想要的只有一個人,只要那一個人的愛慕……」吻不斷落在泛著誘人紅潤的臉頰上,羅喉的聲音也因為欲望而沙啞,充滿迷人的磁性。「你明知道那個人是誰……我的黃泉。」

  黃泉說不出話來,被羅喉深具侵略性的親吻愛撫弄得失去理智,他只能用力攀住對方此刻泛著高溫的溫暖身軀,試圖在被侵略的同時也侵略對方身心,讓羅喉的眼中永遠只能有自己的存在!

  高潮過後,迷離的修長鳳眼鎖定溫柔的血色眼眸,情不自禁地靠近,在對方的眼皮上細細碾過親吻,臉頰貼著對方的摩挲。總是溫暖的強壯身軀還餘有激情的高溫,溫柔地摟抱住他,讓他忘卻了天台上的風有多麼寒冷,只知道灑在兩人身上的月光如斯美麗。

  「那些美女們我都賞給了表現良好的將領們,你到底在意些什麼?不肯相信我嗎?」將臉埋在黃泉的頸項裡廝磨,悶聲說道。

  「……你好不容易建立起後宮,所有人都在期待武君的繼承人誕生。」手指在羅喉的金色髮絲裡輕輕杷梳,流露無言的親暱,黃泉此刻的聲音卻很冷淡。

  「我的後宮是因為你而建立,你所謂的所有人難道是在期待兩個大男人生育子女嗎?」低笑。

  「一國的繼承人非常重要,不容被輕易看待。」低聲道。

  「我只知道我還有三個兄弟,而且所愛之人只有你。」抬起頭親吻著略略紅腫的淡色嫩唇。

  「有一天你會後悔的……所謂的愛慕,不過都是一時的腦熱。」

  「別說你對我也是如此。」沉聲低語。

  「我從不說愛……那太過於廉價。」

  「因為過多的愛慕者嗎?」低笑,聲音在胸膛間沉沉震動。「那我呢?我可也是你的愛慕者之一。」湊上親吻。

  「不一樣……你不一樣。」在吻與吻之間細喘著回覆,又引來一個熱烈火辣的親吻。

  「那這樣就夠了,很高興我們有著共識。」額抵住額,羅喉的血色雙眸漾蕩流光,對著黃泉泛起深刻微笑。

  「這樣真的就夠了嗎?」輕聲回問。

  「當然,而且我不在意你在其他地方努力回報我的愛慕。」

  「比如說?」

  「比如說這個。」雙手開始不安分的上下遊走,又輕易惹動黃泉輕顫喘息,羅喉看著懷中人動人的模樣,眼中笑意不減反增。「我對你的愛慕是很深很濃的,想要一一回報,你可要有心理準備。」

  「我想我永遠都沒辦法準備充足。」抬手遮住自己雙眼,有些無奈。

  「那就放縱著享受吧!」低笑。「這是吾賜予你的專屬權利。」

  「哼,少得了便宜又賣乖……」

  「哈哈……」


  絮絮低語著,多情的輕聲話語在強風中被吹散,可是熾熱的情感卻越加猛烈燃燒,糾纏著彼此不放的兩人與那滿地的月光一同纏綿。



(愛慕‧完)


----

預告:下回就是歸寧篇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