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靈愛寫花,米花不是花,愛寫的是爆米花。
  • 517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文】燕雙飛.一

 
之一 
 
 
傳說在天外天‧化外天中有座六極天橋,地處清幽,不與俗世接壤,隔絕紅塵,是眾多修道中人夢寐以求的清聖之地。
近日於武林中頻頻出現蹤跡,其出入口便是一道透明天橋,彩光流轉,宛若琉璃彫成。自天而降時,風雲急走,散發渾厚的清聖之氣,令見者崇慕嚮往。
 
但卻不知為何,總是有座結構相仿的黑色天橋與之針鋒相對,其散發著的清聖之氣毫不遜色,卻是帶有濃厚的詭譎氣氛,出現時且夾雜著暴雲雷電,令人望之生畏。
 
因與六極天橋的對立,眾人不知其善惡,只聞其名為斷極懸橋。懸橋作事低調神秘,只與天橋之事沾邊,卻傳聞在日前收容險遭北辰元凰計殺、奄奄一息的燕歸人。
究竟是救是擒?懸橋的真正意圖為何?至今仍是不明……
 
 
夜色中,斷雁西風獨行小徑。
 
沉默行走間不停消化這些日子以來所得到的種種關於斷極懸橋的訊息,愁上眉間,心中擔憂越盛。
 
燕歸人落入他們手中,是生是死,無從得知,日子經過越久,越是讓人難安。雨中硯前輩總是勸她耐心等待,不可衝動,卻不知她心中的焦慮。時間堆積出的不安已經逼得她無法喘息,於是留書出走,獨自尋找懸橋所在。終於在日前探得消息,即刻動身前往懸橋可能出現之處等待。
 
 
剪徑密林,便聞林中深處傳來打鬥呼喝聲,兵器交擊聲不斷。聲音來源處與她的目的地相同,難抑好奇接近。並不願多惹麻煩,斷雁西風隱身樹後,安靜觀視。
只見一痀僂老人被異度魔界士兵圍殺,手上龍頭銀杖虎虎生風,不消片刻便將魔人們打得東倒西歪、落花流水。老人手中輕轉銀杖,猛然拄地,引起地面一陣強烈震動。
 
「哼!除了六極天橋,我哪裡都不會去!你們這班人想要來請我去那個啥咪異度魔界,級數還不夠,想都免想,給我滾!」霎時氣勁揚起,以龍頭銀杖為中心,激射而出,逼得現場眾多魔人一退再退,身上多處見紅,哀叫聲四起,立有數人不支倒斃。
 
「七巧神駝!吾等好言相請,你卻不肯聽,得罪異度魔界,將來不要後悔!我們走!」帶頭的兵士見勢不對,撂下幾句狠話,隨即率兵逃離。
 
「哼哼,這邊的怕你不成?異度魔界很了不起嗎?」絲毫不將魔兵之言放在心上,七巧神駝歲數一把,見過無數風浪,壓根不怕這樣軟弱的威脅。
 
「哼~打死幾隻三腳貓,很得意嗎?」冷不防,樹後傳來涼言。
 
「嗯…出來!小丫頭鬼鬼崇崇想做什麼?」看向聲音來源處,見是個丫頭片子,七巧神駝聞言更惱。
 
「沒,只是跟你同樣,想上橋而已。不過,我要上的是斷極懸橋,不是什麼六極天橋。」斷雁西風也不怕老人生氣,敢跟異度魔界嗆聲之人也不會壞到哪裡去,反之,見七巧神駝於此等待天橋出現,她便知她所得消息無誤,心下一喜,氣定神閒許多,負手緩步走出。
 
「哼~憑妳一個小丫頭也想上橋?」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論根基,妳沒我深,論武功,妳沒我強,論…」還未說完,即被斷雁西風連聲打斷。
 
「好了好了,我知道論年紀我沒你老,論相貌我沒你醜,論身材我沒你怪,論…」
 
「丫頭,妳說完了嗎?」青筋浮現。
 
見老人臉色愈黑,斷雁西風見好便收,緩聲道:「其實若照我的看法,能否上橋應該是看緣份,不是靠這些有的沒有的。」
 
「小丫頭伶牙俐齒,說話毫無根據。」冷哼。
 
斷雁西風聞言也不著惱,現在她的心情極佳,倒是有了玩笑的興致。「老先生不信,不然我們來打賭,不管出現是哪一座橋,只要能上者,就算贏。那便可要求輸的人做一件事。」見老人不說話,遂開口再激:「老先生不說話,是不敢答應嗎?你對自己沒信心?」
 
「哼~賭就賭,難不成還怕妳這個丫頭?」受不得激,七巧神駝銀杖頓地,冷哼答應。
 
微微一笑,眼前老人雖然性倔,倒也乾脆。看來接下來的等待時間有人相陪,不會太過無聊。「那我們就等吧,能上橋的一定是我。」
 
「過度的自信,會導致失敗的痛苦。」眼前小丫頭不知天高地厚,讓七巧神駝直看不過眼。
 
「失敗的人又不一定是我。」輕鬆對應。
 
 
「哼~」心中惱怒,卻也拿她沒法。重重哼了一聲後,七巧神駝遂不再開口,自懷中拿出酒壺欲飲,心想氣飽不如醉飽。
 
見他拿出酒壺,斷雁西風眼睛一亮,但看老人無分享之意,悠悠然道:「老先生喝酒沒相邀,不夠意思哦。」
 
「丫頭妳…真讓人惱恨。」氣得牙癢,他自喝他的酒,這樣也能囉唆!?
 
「沒關係,我不會跟小氣的人計較。」搖搖頭,斷雁西風大方地道。
 
眼睛一瞪,七巧神駝還是受不得激,聞言即把手中酒壺甩出,動作極大卻是留有餘勁,畫過一道完美的拋物線,酒壺輕巧落入斷雁西風手中。
毫不費力接過,斷雁西風心中好笑,老人看來十分惱怒,對酒倒是寶貝得很,不敢使其有所損傷。得意間正要品嘗,卻聽得老人憤道:「要喝就喝,醉死了,我也清靜。」
 
聞言停下,心想這話也對,又將酒壺擲回。「不用了,誰知道你會不會把我灌醉,自己趁機上橋。」
 
「難纏的丫頭,哼~」愛喝又不喝,小丫頭龜毛又囉唆,教人心煩,偏偏又教他在此遇到。為了上六極天橋追討孤問槍,連日的等待已經讓他煩躁不已,這下煩上加煩,一口悶氣無所宣洩,只好猛灌酒水澆除。
 
 
見老人自坐在樹下只顧喝酒不說話,斷雁西風安靜等了一陣,甚是無聊,不知斷極懸橋何時才會出現,心中愁腸百廻,卻也知不能在此意志消沉。瞄瞄七巧神駝,又起了逗弄老人家的興致。
「老先生,喝悶酒易醉傷身,我們何不聊聊?」
 
「哼。」跟這小丫頭講話才傷身,七巧神駝冷哼一聲,沒有搭理。
 
「講講話而已,我又不會對你怎樣。老先生陪我聊聊天嘛~」見七巧神駝不搭理,她反而興致愈高,連聲叫喚。
 
聽她一句一口老先生,心下煩躁愈盛,不耐打斷:「我跟小丫頭無話可說,少來煩我。」
 
「不會啊,我很好聊天的。像雨中硯前輩每次都跟我聊得津津有味,很開心。」她笑瞇瞇的道。見七巧神駝沒有反應,只好自己又接著說話:「雨中硯前輩年紀沒有老先生這麼一大把,可是醫術很好喔!我之前受傷都是多虧他治好的。雖然他也很喜歡在口頭上欺負我,但是我知道他很關心我。」
 
「醫術好?好得過我嗎?雨中硯…」冷哼一聲,搖搖頭。「沒聽過。」
 
「喔~老先生也會醫術喔?」見老人終於有開口的興致,趕緊抓住話頭追問。
 
「那是當然。」想到自家獨門,不禁得意。「中毒、受傷都只是旁枝末節,小兒科。能夠再造殘缺的肢體這才是厲害。」
 
聞言不信。「我知道有鐵手鐵腳這種義肢的東西,但說是再造也太誇張了吧?」身體殘缺之人即使裝上義肢,行動也不能如原來般自如,老先生這樣說會不會太臭屁了啊?
 
「哼!別將我的傑作跟那些不入流的東西相提並論!」聞言又惱,小丫頭果然見世不廣,連他是什麼人物也不知道。
「吾號七巧神駝,巧手連環,不只兵器,什麼都可以鑄造!有昊天鼎在,我就算要造個人出來也不成問題!再造肢體又算得了什麼?」越說越氣,仰頭連灌好幾口酒水消火。
 
「喔~原來這個鼎這麼厲害啊。」佩服佩服。
 
聞言險些沒把口中酒水噴出,連咳數聲,七巧神駝深喘口氣怒道:「什麼鼎厲害?沒有我辦得到嗎?小丫頭真不知輕重!鼎也是我鑄造的!」
 
噗…心中暗笑。這個老先生真是好玩,真容易被激,看看臉都紅了。
差點沒笑出聲,斷雁西風連忙以袖掩嘴,怕老人因此更加抓狂。輕咳一聲又道:「好啦好啦,我說笑而已。老先生這麼厲害,那這次打賭可以說是我賺到了喔?嗯嗯,要請老先生作啥好呢?」
 
斷雁西風低頭故作沉吟,七巧神駝見狀更加惱怒。「賺到啥?都還沒分出勝負,小丫頭口氣別這麼大!」肝火直飆,再跟這個小丫頭一起說話,他最終一定會被氣死~
 
笑笑正要回話,忽見天上風雲疾走,烏雲聚集。隱雷陣陣,由遠至近。閃電雷聲中,黑色天橋自遠方天空延伸而來,靈巧如龍行,不多時,橋頭便停佇在兩人前方不遠處。
 
黑色天橋乃斷極懸橋象徵,斷雁西風見狀欣喜不已,正想上前,卻見七巧神駝快了一步,已奔上橋頭。
「老先生,你要上的不是六極天橋嗎?」咦了一聲,疑惑問道。
 
「少囉唆!不管是啥橋都一樣啦!我就是要找橋上的人問個公道!」不想再與她囉唆,回過頭又邁出第二步。第三步正要踏出,突然一陣強風自橋上席捲而下,七巧神駝猝不及防,腳下尚未站穩,立即被颳倒在地。
 
「老先生你沒事吧!?」斷雁西風見狀也暗自吃驚,想不到懸橋作風如此強硬,不肯讓人輕易上橋。
 
正想上前作扶,卻見老人手中銀杖一拄,已自站起身來,扶著腰咧咧罵道:「好你個卑鄙無恥的尹秋君!做錯事不敢見人是吧?我就不相信這橋我上不去!」
 
不顧疼痛,七巧神駝再次躍上橋頭,落地時使出千斤鼎功夫,腳步穩穩踏住橋面。
這次多了分謹慎,手中握緊銀杖,頓地向前。
此時風勢又起,刮面生疼。強風自上方襲來,風壓極大,不利上橋,且加上風向不定,吹得人搖晃不已,幾近無法立定。七巧神駝咬牙硬撐,索性撲地爬行,減少風壓威力。忽感橋面震動,尚不及反應,瞬間身體離地,風一捲又滾落地面。
 
有了前次經驗,自有防範,這次不再跌得腰痛臀疼,但連著兩次失敗也夠丟臉了!七巧神駝臉色漲紅,氣到說不出話來。不死心又要再上,卻見斷雁西風擋在前頭。
「小丫頭妳做啥?快走開!」
 
「老先生試了兩次也該夠本了吧?這次換我試試如何?」這斷極懸橋擺明就是不讓七巧神駝上橋,再讓他這樣試下去,非受傷不可。斷雁西風不忍再看,遂上前阻止,接著又道:「還是老先生怕打賭輸我,不敢讓我上橋?」雖然相處時間甚短,但她也看得出老人不是容易聽勸之人,激激他還比較容易。
 
「哼,誰說的?妳要試便試。我就不相信妳一個小丫頭可以順利上橋!這注我不會輸妳的啦~」果不其然,七巧神駝聞言又受激,故作灑脫讓行。
 
「誰輸誰贏,等我上了橋就知道。」聞言微微一笑。「老先生,別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喔!」
 
 
轉過身舉步欲上橋,聽得身後七巧神駝又冷哼一聲,似是十分不屑。斷雁西風想笑卻又笑不出,手裡暗捏冷汗,心中不無緊張。
打賭是小事,能否見到燕歸人才是她此行最大的目的。聽說斷極懸橋不輕易現身武林,有緣人始能得見。如果七巧神駝與其無緣,是否她才是那有緣人呢?
適才又見懸橋手段不甚厚道,不知燕歸人在此有否被好好對待呢?
 
心思千迴百轉間,斷雁西風踏上橋頭,一步步謹慎上前,纖細的身影在七巧神駝驚疑的目光中消失在橋的另端。橋頭升起,黑色天橋又如龍行飛去,於天際不見。
 
 
---
 
 
奇異的黑暗空間中,隱有紫雷陣陣,似遠忽近。
 
斷雁西風登上懸橋不多時,眼前一花,便陷入一片黑暗中。驚疑不定的同時,瞇著眼努力讓自己習慣眼前的黑暗,藉著紫電的餘光,一步步向前走去。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為何不見任何東西?」
 
行走一陣後,仍是相同的黑暗,不見來路也不明去路,饒是斷雁西風強作鎮定,也掩不住心慌,不禁開口呼喊:「燕歸人,你在此地嗎?如果有,就回答一聲。燕歸人啊!」
 
 
「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天道歸一,斷極懸橋。」
 
忽然間,天空迴響起清聖的詩號,聲音忽遠忽近,在黑暗空間中顯得詭異莫名。
 
 
「是誰?躲躲藏藏,弄什麼神秘?」來得太過突然,小受驚嚇的斷雁西風忍不住握住刀柄,大聲喝道。
 
「娃兒的口氣倒是不小啊。」聲音又起。
 
「你是誰?」雖然看不見人,但總算是有了些動靜,壓抑下心慌,冷靜問道。
 
「柳飄絮‧尹秋君。也就是妳現在所站之地的主人。」隱約可見前方有著光影閃動,似是聲音來源處。明暗不定的光源,卻是主人不肯輕易現身見人。
 
高人都這麼愛裝神秘的嗎?見狀不喜,卻也無心思在此等細節,開門見山便問:「燕歸人呢?他人在哪裡?」
 
「哈哈哈哈哈~」長笑聲聞言響起,似是笑得十分開懷。
 
「哼,你笑什麼?」有啥好笑的?
 
 
笑聲歇止,只聽得尹秋君悠悠然道:「真是郎有情,妹有意。兩人來到此地所問的第一件事,都是對方的下落。」
 
「聽你之言,燕歸人真的在橋上囉?」聞言欣喜不已,終於確定了燕歸人的下落。急著想見到他,語氣登時軟化,請求道:「斷雁西風懇求橋主,讓我見他一面。」
 
「哼哼,轉變好快的語氣,真是令我驚異。」連聲冷哼響起,似是十分不屑。
 
「見與不見,就憑橋主一句話。」斷雁西風也有氣。讓她上橋,卻又刁難她。這個尹秋君到底想做什麼?
 
「喔~若是我回答不准呢?」涼言道。這個娃兒的禮貌有待加強,真不知道燕歸人怎麼會看上她的?
 
「你!」啊啊,她快瘋了!他到底想怎樣啦?燕歸人的恩人怎麼都是一個怪過一個啊?
 
「哈哈哈哈哈…」見斷雁西風氣憤不已,滿臉脹紅,心知不能玩得太過,跟一個小女娃計較也有失風範。長笑一陣便道:「小娃兒,妳想見燕歸人非是難事,但就要看妳是否有這個能耐與運氣了。」
 
驀地,景色轉換,藍天白雲映入眼中。自極度的黑暗來到明亮處,斷雁西風一時無法適應,伸手掩目。片刻後睜開眼,才發現自己立身雲海之上,雲浪如波濤,連綿不斷。
驚異間,不知自己身在天上或人間,不禁叫道:「啊,這又是何地?」
 
「是妳邁向情郎的開端。」輕笑應道。
 
心底打了個突,此語聲十分正常,但她怎聽就覺得刺耳,第一次見到先天人這樣講話的。害她又想到某人…
甩甩頭,微皺眉,見雲海寬廣,不知如何找起,只好又問:「橋主,可否給我一個方向?」
 
「小娃兒,相信妳對燕歸人的深意吧!它將為妳指引愛情的明路。哈哈哈哈哈……」
長笑間,聲音逐漸遠去,斷雁西風還想再問,尹秋君卻已遠離。
 
「這…到底要從哪個方向走起?」好你個愛情的明路!什麼方向指標都不給,存心玩弄她嗎?
 
左右顧盼,這下子也是只能靠自己了。不管前方有多困難,沒找到燕歸人她絕不甘心!要玩就讓他玩吧!只要燕歸人還在橋上,她一定可以找到他的!
 
「嗯…愛情的明路……就這個方向吧!」
 
 
漫天雲海騰騰,斷雁西風邁開步伐,纖細的紫色身影於白色雲海中若隱若現,一路找尋她掛心之人。
 
 
(待續)
 
---
 
 
【後記】
 
這篇文的設定沿用原劇,與前一篇文《燕歸西風》不盡相同,若是已看過前一篇拙作,請與這篇文分割來看。到第二回為止,都是幾近重現原劇場景,但為成文方便,所以刪增部分內容,避免牽連至別條主線劇情,糾纏不清,荼毒自己。(汗)
 
一、二回內容大量沿用原劇對話,以自己的觀點詮釋,寫得不好,請多包涵。
 
某花真正想看的內容在第三回以後,一切起因來自於素還真與尹秋君的對話:
 
 
素:請問橋主,燕歸人燕壯士目前身在何方?
 
尹:燕歸人現在消遙快活得很,不勞你費心。(搖扇,輕哼)
 
 
有看戲的道友都知道燕歸人在那個時間點是跟誰在一起,消遙快活四字實在引人無限遐想……(笑)
 
我寫文很慢,上一篇燕西文是慢慢磨出來的。起筆時無限歡欣,中途時卻因西風意外退場倍多感傷。當在文裡畫下甜蜜的句點與幸福的未來藍圖時,我很高興,因為甜蜜可愛的燕西將會永留我心中,不再受原劇黑暗所擾。
 
原以為上一篇燕西文就是圓滿的完結,但看著戲裡孤單又遭受諸多不公的燕歸人,心生感嘆不捨,同時怨念自己想看的兩人攜手走天下的情景PILI硬是不肯演(同人裡也沒人想寫T_T)時,蒙好友的鼓勵,嘗試再開新章,並準備好一整倉的糖來灑。(笑)
 
頭兩回抄原劇的對白抄得很嚴重,寫來有些心虛,同好們就請當作是劇情重溫,為了增加故事完整性,這兩回是寫來如吾家麻吉一般不看布布之人作為前情提要的:b
 
對了,這篇文起初很想命名為《懸橋上的幸福生活》的,但這樣會有跟人撞名之嫌疑,也會被誤會是在寫雙橋,所以另外想了個名字。
 
燕雙飛,雙飛燕,順口又有意思,同時也是燕歸人的武功招式之一,前後考慮許多,還是決定用這個名字。
 
最後要感謝友人鼎力協助為我抄下對話,讓我省事許多,感恩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