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靈愛寫花,米花不是花,愛寫的是爆米花。
  • 517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文】燕雙飛.五

 
 
 
翌日。
 
白日下的花海依然是那般美麗,錦簇的花朵隨風搖曳清香,今日又多了兩道氣息,攜手依偎的身影有著甜蜜的氛圍。
 
大掌輕扣著小手,細白的手指纖纖,總讓他不敢輕易使力,心中泛著憐惜又覺滿足,凝望身旁倩影,見她開心的笑顏毫不吝惜地對他綻放,便想將全天下最美好的事物都送到她面前,只求這樣美麗的笑容能永遠為他停留。
明白自己想得有些傻氣,燕歸人唇邊泛笑,注視著斷雁西風的目光更加溫柔,隨手又折下一朵盛放的花朵遞給身旁佳人。
 
一路上行來,燕歸人便不停折花送她,又笑得好迷人,即便單手拿不了這許多,還是一一接下,很少看他心情好到如此忘我的。臉微紅,斷雁西風甜甜的笑容一直沒有歇下,聞著手上花朵的芬芳香氣,好心情如同天上白雲一般輕飄飄的。
走走停停,手上可拿的數量終也到了極限,滿懷的花朵一不小心便要散落,伸手想撈回,反因重心不穏幾欲跌倒。燕歸人的注意力從來沒有自她身上移開過,見狀及時扶住了她。
 
「妳沒事吧?身體不舒服嗎?」雙眉習慣性的皺起,眼中掩不住關心,不免擔憂起是否因昨夜的親密而累壞了她。
 
「我沒事啦…」快手搶救起幾支花朵,看著散落一地的花朵,不免有些可惜,卻也不肯全部再找回,花拿得太多也是很累人的,她知道燕歸人的心意就好,只是似乎有點對他不住哪……
略帶歉意地瞄向他,然而心上人關注的重點似乎與此無關。
 
「如果妳有任何的不舒服,一定要說。走不動了,讓我揹妳或抱妳都好。」
 
聞言,忍不住臉紅,趕緊用手上的花朵遮著,明白他定是以為昨夜的關係才讓她失足。本想否認,但轉念想了想,隱於花朵後的粉唇頑皮地翹起。
「好,那你揹我~」伸出雙手,示意燕歸人行動。
 
點點頭轉身蹲下,忽覺西風用力撲上他背,衝力極大,讓他險些失衡,又聞她笑聲連串如鈴,極為開心。明白她實已無恙,不禁嘴角揚起,揹起她便故意轉了轉數圈,引得她大叫又大笑,直摟著他脖子求饒,這才放慢腳步,慢慢前行。感覺她也安靜下來,輕輕將頭靠在他的肩頸上,帶著點依賴。笑容輕泛,心中升起無限溫柔。
 
聞著手中花朵的香味,斷雁西風忽然憶起昨日同賞奇花之事,那樣奇妙的酒香與她莫名昏迷之事定有關連,遂輕捶著燕歸人問道:「喂,你昨天不是帶我賞啥奇花的嗎?為什麼我卻在你房裡睡死?是不是跟昨天的酒香有關係啊?」
 
「妳不記得了?」聞言停步。
 
「我怎記得。」輕哼一聲,沒好氣地道:「醒過來時居然是半夜,又沒見到你,差點沒嚇死我……」腮幫子微鼓。
 
「是我不對,我不該放妳孤身一人。」
 
「沒關係啦!」看他側臉,雙眉低斂,神情有著歉意,斷雁西風反而出言安慰:「下次不要再這樣就好啦……」雙手緊摟住他,帶著深深的依戀。
 
「嗯。」頷首。轉頭看著她髮心,眼中泛起不捨。
 
「對了,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欸!」抬首對上他的視線。
 
「嗯,到了那裡我再解釋給妳聽。」微微一笑,腳步再度邁開。
 
 
 
再次來到昨日的白花小圃前,此時斷雁西風卻再也聞不到昨日那般濃冽的酒香,只餘清淡香味圍繞,不禁疑問出聲。燕歸人將她放下,牽著她落坐小圃前,讓她倚在自己懷裡,並拈了朵小白花給她。
「妳再聞聞。」低首凝望,注意她的反應。
 
「花香很清淡,是滿好聞的沒錯,可是我看不出來這花有哪裡可被稱為奇特。」手上翻著花,好奇地左看右看。
 
聞言微笑。「昨日妳聞到的酒香便是它散發出的。」
 
「咦?」一愣。「怎有可能?那現在怎麼又沒聞到了?」
 
「因為它只對喝酒的人有反應。」看她反應可愛,眼中笑意愈濃。
「這花的香味有著鎮靜作用,尤其對醉酒之人特別有效。宿醉之人因飲酒過多,反而不易安睡,除非體質特殊,否則宿醉症狀會纏綿數天。此花最奇特之處便在於其香味能促進體內酒精排解,所以醉酒之人受此影響便會誤以為聞到酒香,其實是體內酒精的影響所致。在一般情況下,所聞得到的只會是清淡香味。」
取過她手中的花朵遞至她鼻間,認真問道:「現在還聞得到酒香嗎?」
 
搖搖頭,此時小白花所散發出的香味清淡好聞,再也無一絲酒味,原來昨日那股酒香只是自己的錯覺。「所以我昨天的昏睡也是拜它所賜囉?」
 
「嗯。」頷首示意。「此花的鎮靜香味可助深眠,一掃宿醉所帶來的不適。因為症狀有如醉酒,所以俗稱『醉花』。」說著便輕撫著她的額頭、臉頰,摩娑著,帶著憐惜。「妳昨日宿醉嚴重,沐浴後雖有改善,但仍未能全解,恰巧此處種有此花,我便帶妳來此。但想不到妳的症狀比我想像的還嚴重,還未及解釋,妳便迫不及待地夢周公去了。」想著有趣,微皺的雙眉因而舒展,笑著看她。
 
「我哪有迫不及待!」忍不住抗議。「昨天的酒味真的很濃欸!」
 
「嗯。」見她精神盡復,止不住微笑。「那現在好多了吧?」
 
看著他放鬆的笑顏,明白自己讓他擔心了,且又聽聞他這份用心,心中滿是感動。用力點頭,回他一個大大的笑臉,偎向他,窩在他懷裡,覺得自己再幸福也不過,忍不住抬首親吻他臉頰。
「燕歸人,我有沒有說過我喜歡你?」手上仍捧著花,斷雁西風笑睇著他,眼中閃動頑皮笑意。臉上浮現淡淡粉紅,嫩若桃花,與手中花朵兩相映美。
 
剛受下美人恩,現在又聞此言,看著她靈巧的笑顏,心中覺得趣味,於是配合地搖頭答道:「沒有。」
 
「那我要說。」聞言開心的笑了。「我喜歡你!我好喜歡你…這世上我最喜歡的就是你了!」張開雙手摟住他頸項,斷雁西風笑得好甜蜜,心裡滿滿的都是喜歡,卻只能夠用言語來宣洩一二。
 
緊擁住她,燕歸人心裡也是滿滿的。此時幸福得令人想嘆息,側首尋著她唇,親吻間在她耳邊輕聲低喃,只見斷雁西風的小臉因此更加緋紅。
 
陽光自葉間灑落,為兩人帶來更多溫暖,也照得一地奼紫嫣紅更加動人。
花海中,有情人靜靜相擁,享受著專屬於兩人的甜蜜時光,且讓這一刻永遠停留,不讓俗世塵囂輕易打擾。
 
懸橋上,雲海中,時間的河流無聲走過。
 
---
 
(大圖請見相簿)
 
 
 
《完》
 
 
 
【後記】
嗯…寫到了尾聲,反而不知該說些啥好。
只願大家看了文跟Q圖可以心情好好,快樂過假期囉~:)
 
基本上,應該會有第二部。
我明白有人看完這個再想到正劇裡的發展會感到心酸,但是某花是不寫悲劇的,悲傷的已經夠多了,不差我來湊和。
如果不怕被我雷的話,請用力期待下一部,謝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