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靈愛寫花,米花不是花,愛寫的是爆米花。
  • 517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文】燕雙飛II.拉布補遺篇


其一
 
 
  更深夜寒。
  白雪仍不斷落下,於風中旋舞紛飛,直往門窗撲打而來,冷意不斷滲入。
 
 
  斷雁西風躺在屋裡唯一的床舖上,眼睛睜得大大的,無法入睡。雖蓋上了厚重的被褥,卻無法溫暖,只好側身蜷曲著,懷抱住自己身軀,想要讓自己溫暖點。
 
  真糟糕…她好像已經習慣了另一個人的溫度了,自己睡好難睡…羽仔這鬼地方怎麼這麼冷啊?連床板也是冰的!不行,下次得幫他搭個炕才行……
 
  溫暖了左半身,右半身還是冷的,小心翻過身去繼續努力,正好對向床的外側。看著打地舖的其他三人,她寧願跟他們一起窩…嗚,她不要自己一個人睡冷冰冰的地板啦!羽仔到底是怎麼睡覺的?這樣居然待得下去喔?
  冷到實在睡不著,只好盯著離她最近、守在床側的燕歸人。看他安眠的模樣,手忍不住伸出,輕碰他眉毛小心撫摸,下一刻便被溫暖的大手握入掌心。
 
  「睡不著?」聽她一直翻身,他也難以入眠,而此刻她手上傳來的冰冷溫度讓他不禁皺緊眉。
 
  「嗯,好冷喔…」嘟著嘴,小聲抱怨著。手上傳來的溫度讓她好眷戀。「燕歸人…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睡?」語聲愈小,深怕驚擾了其他兩人。
 
  聞言直盯著她,目光灼灼。「不是妳說要避嫌的嗎?」也學她放低音量,渾厚的嗓音在此時顯得低啞許多。
 
  「我…」眉低垂,小臉上有著委屈。「我不好意思嘛…不肯就算了!」羽仔他們在,怎好意思睡一起?房間也只有一間…越想越委屈,猛地就想抽回手,卻被牢牢握住。見狀,挑眉看向燕歸人。
 
  「他們已睡下,現在無妨。」邊說邊撩起蓋在身上的棉被一角,示意她下床。
 
  不禁展顏一笑,望了望,確定其他兩人早已睡下,便小心地下床。冰冷的空氣讓她忍不住瑟縮,注意不發動聲響,悄悄地窩進他懷裡,熟悉的溫暖體溫引得她一聲喟嘆,忍不住輕蹭他胸膛。
  「還是你最好。」笑得滿足,像是一隻愛撒嬌的小貓咪。
 
  「嗯。」伸手摟住她,偏涼的體溫使他眉頭更加緊皺。將被子蓋得密實,並撫著她的背,試圖為她取暖。「妳的身子好冰。」
 
  「嗯…可是你好溫暖…」手貼著他的胸口,感覺到暖意似乎隨著他心跳的脈動緩緩傳入體內。「我好想你…燕歸人……」忍不住低喃輕喟。
 
  「西風…」低首嗅聞她的髮香,手撫上她的頰面緩緩摩娑著,心頭因她一聲低嘆又變得柔軟許多。他的西風總是大方地對他告白她的心意或思念,讓他禁不住愛憐。「我也很想妳」又將她擁緊了點,他們確實有一段時間沒見到面了,他亦十分想念她柔軟的懷抱。
 
  「真的嗎?我以為你忙著跟尹秋君練武,沒空理我了呢!」皺皺小鼻,還是忍不住抱怨。
 
  「橋主的一番心意不能不領受,這對日後的恩情償還也有幫助,我以為妳明白的。」輕撫她秀髮。
 
  「我當然知道,說說也不行嗎?」輕輕捶他胸膛,傳來的感觸依舊是堅實富有彈性。她私下其實是很享受這樣的樂趣的,動作不停,微笑偷偷爬上唇角。
  抓住她不安分的小手放至嘴邊親吻,又惹得她臉紅,直想縮回來收著。「不要鬧了啦…羽仔他們在旁邊欸!」笑睇著他,還不忘抬頭看看燕歸人身後的兩人,害怕這邊的動靜會吵醒他們。燕歸人旁邊是宵,再過去是羽仔,最為靠近門窗。見宵仰躺著,雙眼緊閉,應已入睡;羽仔側躺著,背對他們,卻看不出所以然來。
 
  「妳下橋也有一段時日,我看不見妳也是寂寞。」如她所願放開手,改撫上她的額角,有著愛憐,眸光深邃。「匆忙與妳下橋,這樣的親近亦是難得,妳知道我有多想妳嗎?」輕吻她額面,眷戀她的柔軟芳香。
 
  「燕歸人…」心頭震顫著,忍不住伸手摟抱住他頸項,身軀更加貼近著,不想留下任何一絲縫隙,欲將悸動的心跳藉此傳遞。
 
  「我是不是讓你擔心了?」輕嘆一聲,鬆開懷抱,手撫上他的頰面,凝視低語。
 
  「嗯…妳說呢?」伸手覆住她的小手,目光與她膠著。
 
  感受到他熾熱的視線,面上不禁一紅,低頭貼上他胸膛咕噥著:「很不想承認,卻也不得不承認。」想到他聽完她這些日子的經歷,雖沒多說些什麼,握著她手的力道卻是重了幾分,擔憂之情顯而易見。
 
  「嗯。」仍是輕輕撫著她的髮絲,這樣的疼寵似是怎樣也不厭倦。「妳不在身邊時自然會掛念,我從沒忘記過對妳的承諾,所以也希望妳能為我保重。」抬起她小臉,神情異常認真。「好嗎?」
 
  「嗯。」點頭同意,柔柔地道:「當然好。」原以為依他性格可沉穩到天塌不驚,地垮不怕,想不到因為她,卻仍是有著如此脆弱的一面。疼痛襲上心頭,幾欲落淚,眨著眼想忍住,還是自眼角溢出。
 
  「西風…」見狀輕嘆著,低首吮吻去那滴珠淚。捧住她臉,不想就此拉開距離,唇擦過她小巧的鼻尖,直往下走,輕輕地吻上她粉唇。
 
  還是惦念著怕被其他兩人看到,本想推開他,可唇上傳來的輕柔力道充滿愛憐,讓她悸動又不捨,伸出的手便改貼住他胸膛,隨著他的逐漸深入,不禁也跟著使力,緊緊抓住他衣襟。
  知他有所克制,便也學他那般柔柔地回應。親暱的氛圍在唇舌相觸間逐漸深濃,斷雁西風只覺腦子昏昏沉沉的,體溫漸漸高昇,忍不住又挨近了他幾分。
 
  緊摟住她,吮吻她柔軟的唇辦,捨不得放開。分離許久的思念之苦似也因此稍解,但再這樣下去…微微嘆笑,強逼自己離開她唇,在她頰上額上落下幾個輕吻後,扶住她後頸的大手便將她螓首移靠至胸前,無意識地盯著前方,不自禁深吐一口氣,緩緩調整自己的呼吸。
 
  感覺到他急升的體溫與漸快的心跳,回過神來的西風不禁紅了臉,頰貼著他的胸膛不敢稍動,深怕一個錯失,擦出激情的火花,進而無法收拾。
 
  「睡吧。」又開始撫著她的髮,低喃的聲音有著柔軟的沙啞。
 
  「嗯…」經這樣一折騰,身子早已恢復溫暖,再加上身處熟悉的懷抱之中,因著燕歸人輕柔的撫觸,催使睡意上湧。閉著眼,意識慢慢沉入黑暗,最後一個念頭想的仍是燕歸人。
 
  聽她鼻息漸沉,胸中的燥動也隨之緩和。閉上眼,任她芬芳的體香盈滿呼吸之間,心中平和喜樂,有著充實的滿足。冷寒的夜確實不該一人獨寢,這般溫暖的依靠最是讓人眷戀。輕輕地親吻她額,也隨之入睡。
 
 
  屋外,白雪飄落不斷;屋內,有情人繾捲相眠。冷寒的空氣也不禁滲入暖意,倒是苦了另一個還醒著的人…
 
  幸好他們還記得要顧慮屋裡其他人,不然他還真不知道是否要繼續裝睡,還是要把宵一起硬拖出去,給他們獨處的空間?但不管怎樣,聽著其他三人的沉沉鼻息,他現在只想翻個身好入眠,剛剛角度取得不好,害他身子快麻掉了…
  他發誓他是還沒睡著,不是有意偷聽,不管誰來問,他絕對不會給對方一個滿意的答案的。據說妨礙別人談戀愛會被馬給踢死,嗯…他今天被瘋狗纏夠了,馬兒再可愛,他亦敬.謝.不.敏。
 
 
 
(完)
 
 
【後記】
嗯…其實羽仔在我筆下是甘草人物。XD(毆)
補遺篇的生成跟正文大綱幾乎沒關係,也不會影響第二部的行文,單純就是某花想灑糖而已…我需要甜文幫助睡眠。(笑)
這一篇的時間點是接在第二回跟第三回中間,本來是想等第三回貼完再貼的,但是因為被紅塵沙MV打擊到,第三回現在貼出來也有可能被丟雞蛋,所以就把甜文先貼出來。:)
我知道這篇有點短,還好還有《夢魂》撐字數…^(++++++)^
 
PS.拉布=LOVE,由日文發音轉化而來,是很可愛的說法,我自己很喜歡。: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