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輝花彩

關於部落格
花靈愛寫花,米花不是花,愛寫的是爆米花。
  • 514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普】【柳東】旅伴 篇二、殺人不過頭點地






==============================================================
 






 
  雖說決定與柳生劍影相伴而行時,他早已有了心理準備,不過眼前老是看到滿地滾落的人頭,這對他的審美觀跟價值觀來說,還是具有極大的挑戰性。


  東宮神璽小心躲在柳生劍影後頭,看他一指未動,單用劍氣殺人,心下又是欽佩又是苦惱。


  而且這對他們的旅途也是大大不利。試想,一個人頭滾落地,會招來更多的人頭湊上前讓柳生劍影一一收割。而在旅伴如此忙碌的狀態下,另一個人只能試著別讓自己添上更多傷,根本沒辦法好好享受風景與美食。


  東宮神璽好享受,他也從不掩飾這點,所以他必須跟柳生劍影談談。




 
  「你確定你真的失憶了嗎?看到刀劍客就砍人家頭這點可是一點都沒變。」避開地上滾動著潑灑鮮血的人頭,東宮神璽狀若無意地問道。


  「他們污辱了劍。」語聲凝重。「不配用劍,也稱不上是刀劍客。」


  「唔嗯……這真的很不合理你知道嗎?」認真看向他。「如果你失憶了,怎麼還會記得劍之真理?你怎麼知道你信奉的真理才是對的?」


  「劍,是我的道。」輕轉身向前走。「直往前走,不需回頭。」


  意思是就算沒了記憶,身體還是誠實的?東宮神璽默默跟著前進,暗自琢磨著柳生劍影撂下的那句話語。不過他是不會承認柳生劍影轉身的那一瞬間有那麼一點點瀟灑帥氣。




 
  眼見溝通失敗,東宮神璽只好換個方式阻止柳生劍影單方面開殺。


  例如每到一個地方落腳時,故意支使他做東做西,然後先一步觀察有無其他刀劍客身影,沒有的話就安份下來,有的話就亂扯藉口拉著人就走。


  不過東瀛的刀劍客也太多了吧!連隨便坐在茶肆裡喝茶也能看到一隊人馬路過!驚得東宮神璽連忙捧住柳生劍影的臉,要求對方看著他的臉說話,然後扯著話題逼他陪著聊天。


  柳生劍影眨眨眼,看來是很不習慣他這樣的舉動,不過也是乖乖配合,後來甚至東宮神璽也不用逼他,只要一開話頭,就會主動看著他的臉認真說話。那種心無旁騖的樣子實在太過可愛,東宮神璽好幾次沒忍住伸出手去摸摸他的頭,然後就換來對方一臉疑惑的神情。東宮神璽忍不住微笑。


  可惜這種作法做來順手,卻收效甚微。之前滾落過那麼多人頭,已然引起眾怒,追兵四起。這已經不是他能不能管束住柳生劍影的問題了,而是要怎麼避免柳生劍影看到那些自動滾上門來的人頭。


  於是他不得不拋開他的愛好與享受,專挑些偏僻小路行走,避開了見到那些所謂刀劍客的機會,也藉機甩掉身後的追兵。只不過露宿野外是各種不方便,已經深深踩到他的底線,他忍耐著不發作,要想戒除柳生劍影愛好滾人頭的壞習慣,這點不方便他覺得他可以忍,可卻想不到害他淪落至此的傢伙卻連個火都不會生!


  到底他失憶之前在東瀛是怎麼過活的啊?難不成是個大少爺,有人貼身伺候著?柳生劍影這傢伙已經不是生活白癡可以形容得了,簡直是生活無能!想到此又不禁忿忿,難道跟他作伴上路是要專門伺候這位大少爺來著?可恨哪!


  東宮神璽煩躁至極,又不能暴打柳生劍影一頓來消氣。首先,他傷還沒好。再來,就算是處在他的巔峰時期,同樣也打不過他。最後,傳說中的東瀛劍聖竟然是個連生火都不會的生活笨蛋,這不是已經足夠作為日後養老時的談資了嗎?


  想到此,總算心情好了點。東宮神璽扭頭喊柳生劍影過來一同烤火取暖,眼下時節雖已入春,但春寒料峭,野外又不比宿頭,一個不小心就容易傷風感冒。他已經是個傷號了,可不想再拖著個病號四處行走。


  柳生劍影過來靠著他坐下,一語不發便自動自發地拿出乾糧烤火加熱,然後再遞給東宮神璽。對東宮神璽沒骨頭似的靠著他坐,拿他取暖的舉動沒意見也沒反應,似乎是早已習慣。東宮神璽啃著乾糧,一邊默默想著,除了不能讓他看到那些資質低劣的刀劍客外,其它時候倒是很好揉捏嘛,而且也很好調教。


  東宮神璽滿意了,慵懶地靠在柳生劍影身上,輕聲哼著小曲,獨自樂呵。而將肚皮餵飽後,眼皮就跟著沉重。報復似的默默將冰冷雙手貼到柳生劍影懷裡取暖,枕靠在他大腿上,閉上眼就沉沉睡去。反正在柳生劍影身邊,就算是猛獸來襲,不過也是個頭點地。


  到時候,毛皮還能拿來取暖呢。東宮神璽漫無邊際地想著,接著沉入夢鄉。




 
  他是被一陣劇烈咳嗽給吵醒的。


  棄天帝那一掌實在太重,傷勢雖有起色,可是要想全好,勢必得要更加完善的調養。而這一路奔波,東宮神璽從不言說辛苦,畢竟能留下性命已經不錯了,何苦強求太多?柳生劍影只是路過撿到他,完全不需要負責將他治好,更不用說看來如斯冷漠的柳生劍影竟然還能夠忍受著帶他一起上路。


  這些日子以來,東宮神璽總是夜咳不止,而重傷未癒的他也從未暖過手腳,因此只要是在柳生劍影身邊,就會忍不住偎到他的懷裡取暖,反正對方從來也沒有為此抱怨過,甚至是有著幾分縱容。


  夜咳發作時,柳生劍影總是抱著他,輕輕摩挲他的背,撫摸著頭髮安慰。東宮神璽自從一人獨居後,跟朋友也少有往來,更遑論情人相伴。他以為自己與人保持距離是厭惡那些肢體接觸,可偏偏是柳生劍影這樣令人動不動想抓狂的存在讓他不自覺感到安心,擁抱同睡如此親密的舉動竟然做來如此自然。


  東宮神璽很不明白自己,同時也困惑起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說是情人,可是除了會抱在一起睡,而且那還是他單方面抱著柳生劍影睡覺,他們之間也從來沒做出啥出格的事;說是朋友,柳生劍影這種左耳進右耳出,還老是一聲不吭的性格要怎麼跟他交朋友啊!


  東宮神璽想得頭大,索性不想了。咳嗽漸緩後,稍稍挪動下身體,舒舒服服窩在柳生劍影懷裡繼續睡覺去。








(待續)






【次回預告】


篇名:一個帥徒弟一個笨徒弟


簡介:徒弟來認親,師尊表示不認識。徒弟們摔碎一地玻璃心。
   太長了會分兩次發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