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輝花彩

關於部落格
花靈愛寫花,米花不是花,愛寫的是爆米花。
  • 514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普】【柳東】旅伴 篇七、撿到一個伴侶(完)





  私下又找了秀瀧詢問該如何出海回中原,秀瀧看似是個閨閣女流,卻對現今形勢與政務極其了解,隻言片語便提供出豐富易懂的訊息,更提供了信物與船費,讓他能夠順利踏上返回故土的旅程。

  劍聖之徒果然不簡單,除了伊達我流那個有點脫線的二百五之外,良峰貞義跟秀瀧個個都是萬中選一的俊秀人物。

  邊在心裡想著與秀瀧的對話,邊打點好簡單的行李,東宮神璽不再與任何人告別,默默的離開了。他從來也無法習慣依依離別那一套,更別說柳生劍影看起來比他更不習慣這種套路。

  他實在很難想像柳生劍影會對他說出怎樣告別的話語,除了默默無語,應該還是默默無語吧?如此沉悶又無趣的旅伴,怎麼他偏偏就覺得這人很好玩又很好相處呢?

  東宮神璽嘆氣,秀瀧殷切的話語又不期然浮現心頭。
 
  「師尊很依賴你,也很聽你的話。」
 
  「……你是從哪裡看出來的?」
 
  「難道不是嗎?」微微側著頭,秀瀧的神情有些調皮。「東宮先生,你看過師尊與他人有過如此親近嗎?更何況,他在乎你。」
 
  「我相信,他也在乎你們。」
 
  「也許吧。」輕輕呼著氣,彷若一聲嘆息。「但在他的道之前,我們不過是可有可無的羈絆。所以,我很感謝您。」
 
  「感謝我?為何?」
 
  「感謝您帶師尊回到東瀛,感謝您改變師尊,感謝您讓我們知道原來師尊心中不是只有冰冷無情的劍道。」
 
  「……我,沒有那麼多值得妳感謝的地方。」
 
  少女聞言,只是莞爾一笑,接著深深的鞠躬作禮。



  柳生劍影是否有著巨大改變,他無法比較也難以得知。他只知道,這趟旅程改變的不只有秀瀧口中的柳生劍影,在他身上更有著巨大影響。誰能相信,一向冷清無情的東宮神璽也會愛上某個人,為他開心愉快,為他失落難過嗎?
 
  連他自己都無法相信。
 
  因此,他也無法想像,當這份愛落空時,又將會為他帶來多麼深重的改變。
 
  所以還是放手吧。
 
  讓記憶停留在如此美好的時光裡,也是一種幸福,不是嗎?
 
  東宮神璽在心中,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這樣努力說服著自己。



  △▽  ▲▼



  前往港口路上,東宮神璽這幾日總覺得有股莫名視線緊黏自己身上,回頭張望,卻無發現任何可疑人物。他也算是中原有數的高手了,這若不是對方武功遠勝過於他,就該算是他自己多心。
 
  在心底對自己冷笑一聲。東宮神璽啊東宮神璽,你也想太多了吧?難道還以為柳生劍影會偷偷跟上來想找你回去嗎?數日已過,柳生劍影的記憶該也恢復得差不多了吧?等到他全數想起,就會發現那個共度一段時日的旅伴不過是個昔日的手下敗將,不足可取,更不足以掛念。
 
  又或者是,他不過是段可有可無的記憶,在舊有記憶恢復之後,立刻就會被沖刷得一乾二淨,再也不復存在。



  在心底自憐自艾著,東宮神璽沒有發現自己錯過了宿頭。待到回神時,早已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尷尬狀態了。懊惱地抓抓頭,東宮神璽真想放聲大喊大叫一番,這種想自毀形象的衝動除了先前被柳生劍影的人頭風波惹得差點爆發外,就再也沒有過了,卻想不到自己竟然會在這時候犯蠢……又不是伊達我流那個二百五。
 
  想到此,東宮神璽甩甩頭。強迫自己不要再去想著柳生劍影,或是跟他相關的那些人事物。回憶是很美好沒錯,可惜他現在還承受不住。
 
  默默生了火,現在沒了個人型暖爐在身旁,東宮神璽只好抱住自己雙臂,試圖在冰涼如水的春夜裡為自己取暖。而少了好靠的人型大抱枕,也只能頭低低的一點一點打著盹。這姿勢實在弄得他太過難受,最後放棄似的索性往地上一躺,也不管地上的冰涼寒氣是否會引動他尚未好全的舊傷復發,他現在只想睡個好眠,夢裡面完完全全沒有柳生劍影的一個好眠。
 
  可惜這點任性果然沒有任何助益,只是再度引發了他的夜咳。
 
  也不知是否心思鬱結的緣故,這次夜咳發作得比之前都還要來得嚴重,幾乎都要讓他把肺給咳出來了。東宮神璽又懊惱又想哭,或許之前是托福於某人的偎暖安撫,才沒這樣嚴重吧?可是某人早已不在身邊,而傷總是會好的,總有一天!東宮神璽極力想忽視自己眼角的淚水,抱住自己試著想讓咳嗽緩和下來,可惜尚未成功,就發現自己落入一個溫暖熟悉的懷抱裡,背上傳來熟悉的摩挲安撫。
 
  東宮神璽簡直是不敢相信,一邊猛咳一邊用力抓住來者衣襟,淚眼汪汪地抬起頭,果然看到柳生劍影那張極其熟悉的面癱臉。
 
  「你哭了。」柳生劍影抬手抹去東宮神璽眼角的淚。
 
  聞言氣極敗壞地道:「我沒有!那是咳的!」
 
  「我知道你哭了。」
 
  「我就說了沒有!你是專程跑來氣我的嗎?咳咳咳……」音量一提高,牽動乾澀的喉頭又是一陣猛咳。
 
  「內傷未癒,為何要走?」
 
  「我早就好了,不勞費心!」 
 
  「東宮神璽。」沉下聲,柳生劍影嚴肅地看著他。
 
  東宮神璽安靜下來,又一陣低低的輕咳聲後才說道:「你的記憶都恢復了。」
 
  「……是的。」
 
  「什麼時候恢復的?」一陣靜默,東宮神璽又接著說道:「是那天晚上對吧?那天晚上你不睡覺,一直看著秀瀧院子裡的櫻花。」
 
  又是好一陣沉默,東宮神璽忍不住生氣了,怒道:「記憶恢復了就是恢復了,有什麼好隱瞞的?難不成你怕我賴著你不走嗎?」突然發現自己的語病,東宮神璽微頓了下又罵道:「不對!老子本來就要走了!你恢不恢復記憶干我屁事!」推開柳生劍影就要起身,卻被握住手一扯動,重又跌回那個讓他極其懷念的溫暖懷抱。
 
  柳生劍影雙手圈抱住他,在耳邊低低地道:「不要走。」
 
  東宮神璽不動了,滿腦子混亂又不可置信,恍惚間只覺得這不過是他的又一場夢境,夢裡柳生劍影抱著他親吻著他,對他萬般憐惜。可是那些夢裡,柳生劍影從來不開口說話,這讓他在夢裡也可以清楚意識到,這所有的一切不過只是他的妄想。
 
  可是柳生劍影現在開口說話了,他叫他不要走。
 
  「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東宮神璽僵直著身軀,木木地問道。
 
  「我知道。」輕撫著東宮神璽色白如雪的髮絲,柳生劍影輕聲答道。
 
  「可我不知道……」東宮神璽還是恍惚著,喃喃地道:「我們這樣算什麼?旅伴?朋友?還是你只是想找個人讓你抱著一起睡?那你應該找個更加嬌小的、溫柔聽話的,像隻可愛貓咪一樣可以團在你懷裡任你揉捏……」
 
  「除了溫柔聽話這點,我覺得沒有其他人或貓咪比你更合適。」乾巴巴地回答道。
 
  「柳生劍影!」東宮神璽聞言怒了,回神揪住柳生劍影衣襟吼道:「你他媽的到底把我當什麼!?」
 
  「旅伴?朋友?」柳生劍影看著他,緊張地眨著眼,猶猶豫豫地開口回答道:「抱在一起睡的人?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沒有意見。」
 
  「我真的要被你給打敗了……」東宮神璽見狀,無力垂下肩,努力想忽視掉柳生劍影自動圈抱過來的雙手,卻還是彷彿鬆了口氣般將額頭靠上他的肩膀,懊惱地說道:「那我要說你是我的伴侶,你也沒有意見嗎?」
 
  「嗯。」簡單又確定地應了聲,柳生劍影收緊了懷抱。
 
  這時候東宮神璽倒是真的想哭了,他也收緊雙手緊抱住懷裡這人,原來這一路上的相伴相依並不是他單方面腦子發熱,他早該明白柳生劍影雖是不擅言辭,但也不是任人可欺,他早就默許了自己在他的領域裡盡情放肆,偏偏自己還懵懂不知這緣由何來。
 
  「你真的很打擊人信心哪,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語調仍是乾巴巴地。「我早就打敗過你了,東宮。」
 
  東宮神璽聞言嗤地一聲,繼而忍不住大笑,在柳生劍影懷裡笑得差點直不起腰來,柳生劍影只是默默看著他,雙手不放地圈抱著不讓他滾到地上。
 
  「你這個呆子。」東宮神璽笑夠了,在柳生劍影懷裡跪坐著直起身,雙手環抱住柳生劍影脖子低頭看著他,臉上還殘留著快活的笑意,親暱地說道:「雖然你都有好幾個徒弟了,但我發現我還有很多東西可以教教你。」
 
  「比如說?」柳生劍影定定地看著他眼底流轉而出的溫暖笑意。
 
  在他臉頰上落下輕吻,東宮神璽笑道:「比如說這個,還有這個……」緩緩吻上唇角,吸吮柳生劍影豐厚潤澤的下唇誘他張開口,舌尖靈活探入其中,勾引著與他唇舌交纏。
 
  柳生劍影微嗯了聲,任東宮神璽為所欲為,只是再度收緊了雙臂。
 
  「呆子,閉上眼。」微微後撤,東宮神璽輕喘口氣笑道。柳生劍影一眼不瞬地看著他,按住他的後頸,自己湊上前去親吻,但這次果然是乖乖聽話,依言閉上了眼睛。
 
  接受著雜亂無章的笨拙親吻,東宮神璽微笑著也閉上眼。
 
  看來還有很多事得好好調教呢,接下來一路上作伴也不會無聊了。




(完)


完結啦~
感謝大家觀賞至此,非常感謝期間回文/回噗/推文/送小花的各位。^_^
 
某花也沒想到被點個柳東文,會凹出個甜餅坑來,幸好完坑啦~
其實某花對這一對真沒怨念啊,多年以前早就解決了。還是厚厚兩本咧XD

現在看來,當初本來看的人就少,現在就更少了。
所以這次特別感謝一路陪伴我更新的各位,尤其是回文不能但回噗很有愛的阿夜~(飛吻)

這篇能夠清水完結,我也很驚訝。XD
那肉在哪裡呢?科科....
其實這篇可以當成是楊柳東風‧東瀛篇的平行宇宙篇,跟東瀛篇可以無縫接軌的。XD
 
總之就是這樣啦~大家江湖再見~BY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