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輝花彩

關於部落格
花靈愛寫花,米花不是花,愛寫的是爆米花。
  • 514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普】【AOS】甜蜜時刻(S/K) (全)


  1. 觸碰
 
  艙房中流淌著輕柔的瓦肯音樂,偶爾伴隨著紙張翻動的唰然聲響。Jim放鬆了身體,沉浸在閱讀中,與Spock肩並著肩,窩坐在他想盡辦法弄來的雙人沙發上。
 
  實在是過於專注了,好一會兒才回神注意到自己的手指被攏在Spock的修長指掌之間,食指與中指互相糾纏著,溫柔地彼此蹭動。
 
  忍不住笑了,轉過頭找到對方的唇,輕啄著落上一連串柔軟的吻。
 
  「不要忘記照顧地球人的需求,Mr. Spock。」
 
  回答他的是,捧住下巴的修長指掌,以及足以融化他唇舌的熾熱溫度。
 
 
 
 
  1. 近距離說話
 
  「難得的登岸假期,你確定不去酒吧喝酒,而是同我一起去自然博物館?」
 
  「是啊,怎麼了?不歡迎我?」壞笑著挑眉回問。
 
  「有鑑於過去34次登岸假期中,你有25次選擇了酒吧作為消遣,我覺得有此疑問是合理的。」
 
  「Mr. Spock,你是否忽略了我們交往以來已經有7次登岸假期選擇了你想去的地方作為約會處?」
 
  「不,正因為如此,我才會有此疑問。由於你曾經聲稱酒吧是讓你最能夠放鬆的地方,若是為了迎合我的興趣而讓你不再涉及能夠使你身心舒暢之地是不合理的。」
 
  莞爾一笑,Jim靠近對方的耳朵以接近氣音的方式低語:「Mr. Spock,你真的不知道我在酒吧是藉由怎樣的方式放鬆的嗎?嗯?」
 
  「我……」一向口才便捷的Spock難得的欲言又止,對上Jim蔚藍眼眸,張開嘴,又徒勞地闔上了。
 
  「你知道的是吧?」繼續湊近低語著,滿意地看著Spock尖尖的耳朵染上可愛的綠暈,忍不住在耳垂上嘬了一口,低低輕笑道:「那麼,我可敬的大副,請告訴我,在有了你之後,我還有什麼理由繼續往酒吧跑呢?」
 
  聞言,同樣傾身過去,在對方耳邊低語:「若是要以你慣常的方式放鬆,我認為我們的目的地不應該是自然博物館,而是此地最負盛名的自然旅店才是。」
 
  「哎呀,我們真是心有靈犀。」眉開眼笑地一把抱住眼前挺拔的高瘦身軀,繼續在其耳邊輕聲說道:「放心好了,我早就預訂好房間,就等你逛夠了博物館之後。」
 
  挑眉。「Jim,你總是在給人驚喜的方式上富有創意。我是否可以合理推測,晚餐與飲酒也是在酒店房間中一併享用。」
 
  「當然。」輕吻著泛綠的耳尖。「我們可以盡情的享用,你,跟我。」
 
 
 
 
  1. 在同一張床上睡覺
 
  Spock睡醒後,起身暫離,回到自己艙房去進行每日例行的冥想功課。當他再度回到艦長艙房時,Jim仍趴在床上好好地睡著。距離下個班次尚有1小時,Spock微側著頭注視Jim無啥變化的睡姿,不再遲疑,復又回到床上去。
 
  甫一滑進被單裡,就被Jim從後抱住,Jim模糊不清地囈語著你回來了,一邊還親吻著Spock的後頸,繼續低喃道:「天啊,我真喜歡你身上的味道……唔嗯嗯嗯。」
 
  Spock彎起嘴角,轉過身抱住Jim,胸膛抵著胸膛,手腳交纏著親密相疊,讓Jim鑽著腦袋磨蹭著在他頸窩上安放。
 
  眷戀地流連親吻著Jim寬闊的額,在他輕輕的呼嚕聲中低喃:「我也是。」
 
 
 
 
  1. 擁抱
 
  沒人能想像得出Kirk艦長是如何把質量三倍於他的瓦肯大副從那樣危險的登岸任務中給扛回來的,但卻一致能從他幾近心碎似的保護姿態中看出Spock指揮官的狀況有多麼糟糕。
 
  「冷靜下來,Jimmy boy。」同樣地,也沒人能想像得出平素暴躁到簡直要處處噴火的McCoy醫官會有那樣溫柔撫慰的聲調。「你們已經平安回到企業號了,鬆手吧,Spock需要完善的治療。」
 
  「Bones。」澄澈透明的藍眼終於對上焦距,不再像是片輕輕一碰就彷彿要破碎一般的水漾玻璃。「救救他,快救救Spock……」
 
  「是啊,這就是我現在試著要去做的。」與另一名醫官合力將SpockJim懷裡移動到浮動擔架上安置,嘴上仍安撫著道:「我能做好我的工作,我相信你也能的,對吧?」
 
  「是啊,我確實能。」強逼著自己從那種被撕裂般的疼痛中脫離,取而代之的是熊熊的怒火蔓延。「我從沒像今日這般對自己有著如此巨大的信心。」
 
  「讓我們看看他們該要付出怎樣的代價。」冷靜的語調蘊含著罕見的威嚴,目送Kirk艦長離開的傳送室當值人員對看一眼,不約而同地想:今日有人要倒大楣了!
 
 
 
  ☆★
 
 
 
  甫從睡眠療傷狀態中脫離,耳邊便傳來柔軟的一聲嗨,這聲調如此熟悉,使他立刻將目光投向床邊那人,並對其不修邊幅的邋遢模樣皺起眉頭。
 
  「你在這裡多久了?」聽見自己沙啞的聲調,Spock調動著自己的生理時鐘,想明白自己昏迷多長時日。
 
  「你在這裡多久,我就待在這裡多久。」靠在床沿,一手撐著下巴,另一隻手繼續握著Spock此時有些冰涼的手,調皮地捏了捏,伴隨著仍然柔軟的微笑。
 
  「Jim。」回握住Jim相對溫熱的手掌,不是很贊同他模擬兩可的回答。「你不可能拋下艦長職務長達3.2天之久。」
 
  「是啊,我不可能這樣做。」緊握住掌中冰涼的修長指掌,嘴角微微收斂起,淡聲道:「可你卻是這樣做了。」
 
  「Jim,我……」
 
  打斷他未竟話語,Jim快速地道:「我知道你是想保護我,我也知道跟你爭論這個沒有意義,但是在你行動之前,你能不能想一想我?就是……他媽的可不可以想一想我的感受!你知道眼睜睜看著所愛之人倒在自己眼前會有多麼難受嗎?」
 
  「我知道。」放棄試著從Jim緊握的手中抽出手來安撫眼前即將崩潰的脆弱臉龐,盡量使自己的聲調低沉近乎安撫,柔聲道:「這就是我不能看著你倒在我面前的理由。」
 
  「你……」挫敗地低下頭輕罵了句,接著將Spock的手掌貼緊在自己臉頰上,閉上眼喃喃地道:「我就知道我沒辦法跟你爭論這個,你實在是太固執了,可惡的Mr. Vulcan。」
 
  「看到你一切安好,比任何事物都重要。Ashayam(吾愛)。」
 
  「這正是我想說的。」張開眼睛迎向那宛如瓦肯夜色般的專注眼眸,Jim放鬆了臉上緊繃的線條,放下了所有的擔憂疲憊,只是微笑地說:「我想要給你一個歡迎回來的抱抱,你覺得我現在能夠給你一個親愛的抱抱嗎?」
 
  「我想這並無不可。」有些吃力地挪動身子,在病床上空出少許位置。
 
  「哇喔,Mr. Spock。」誇張地吹了聲口哨,笑道:「這是在邀請我嗎?我恐怕老骨頭此時是不可能答應我們在他的地方亂來的,更何況你的傷還沒好。」
 
  「就是做你想做的。」溫柔地看著他,缺乏血色的蒼白臉龐上有著Jim所熟知的微笑線條,即便那在外人眼中從不明顯。
 
  Jim感到心中有一個角落塌陷了,柔軟地近乎疼痛,驅使著自己小心地爬上病床,小心地將Spock摟在懷中,再小心翼翼地撫摸著他的頭髮,他尖尖的耳朵,以及他瘦削的臉龐線條。如果可以,他真想把他全身都給摸遍了,一遍又一遍地確認他是否完整無缺。
 
  「Jim,我不是易碎物品。」這種時候依舊能夠保持如斯冷靜無波的語調,Spock再次成功地把他拉出那股子莫名的疼痛情緒。Jim低頭看他,輕輕撫著他的眉眼,低聲的說:「我知道。可是你是我的心頭肉,你知道嗎?」
 
  微微嘆息,將臉輕靠入Jim溫熱的懷裡,輕聲答道:「我知道,而你又何嘗不是。」
 
  一時間再也無語,直到Jim真的是累壞了,被暴躁的醫官長趕回房間休息為止。想著Jim臨走前要求自己要補償很多很多個親愛的抱抱,Spock此時容許自己人類的一半稍稍冒出頭,半是嘆息半是微笑著。
 
 
 
 
  1. 在他人面前調情
 
  宇宙探索之旅也會有無聊到需要自己找樂子的時候,而人類天生自帶的八卦因子便會開始蠢蠢欲動,甚至還會化作病毒迅速感染其他星球種族。
 
  「天啊,我真不敢相信艦長跟大副竟然公開在船員們面前親吻。」船員A說道。
 
  「什麼?哪艘船的艦長大副跟我們家的一樣搞上了?」船員B不明白地道。
 
  「我會無聊到去管別艘船的艦長大副嗎?你個傻蛋。」受不了地翻翻白眼,船員A沒好氣地道:「當然是在說我們家的啊!你眼睛長哪了?昨天在食堂沒看到?」
 
  「昨天只聽到McCoy醫官臭著臉大喊:『Jim!停止調戲他的耳朵!』」船員C忍不住插口道。
 
  「還有還有,『Spock你這尖耳妖怪,停止寵那小混蛋,把你的尖耳朵給收回去!』」船員D跟著開口模仿。
 
  「最經典的還是大副。」船員C忍著笑模仿Spock冷靜的語調。「大副竟然說:『很抱歉,McCoy醫官,我必須很遺憾地告訴你,瓦肯人的生理構造不具備收耳朵這項功能。』」
 
  「喔喔,所以更經典的就來了……」異口同聲地道:「『喔!真是瞎了我的狗眼!』」接著爆發好一陣笑聲。
 
  「嘿!你們竟然都沒看到更加經典的那幕嗎?」跟著笑完後,船員A努力將歪樓的話題給拉回來。「眼珠子都給擦亮點啊,諸君。要觀察細節呀細節,懂?」
 
  「不懂。」船員B很不客氣地把白眼翻回去給他。
 
  「切,你們竟然不懂瓦肯人是用手指頭親吻的嗎?」把白眼用更蔑視的方式給翻回去。「看到兩位老大拉手的時候就要注意了,有點Sense好嗎?」
 
  「親吻算什麼?更何況只不過是勾勾手指頭。」船員C嗤笑一聲,不在乎船員A的怒視,而是更加滿意於其他人對他的注目。「艦長那樣子說話才叫做開放好嗎?不覺得每次艦長用著閃亮亮的藍眼睛再加上低沉的語調說:『Mr. Spock,今天21點有空嗎?來我房間下棋好嗎?』這種話根本是引誘人犯罪啊啊啊啊!」
 
  聞言,大家不約而同的喔了一聲,抒發出一個會意的嘆息。只有船員B還搞不清楚狀況地左顧右盼,試著從同僚的表情中找出一點線索,可徒勞無功的他最後還是只能夠掙扎著發問:「引誘人犯罪?為什麼?」
 
  船員A再次給了他一個白眼,接著不懷好意地笑道:「嘿,今天我才發現原來你不但是個小白,還是個純情小處子哪!A片都沒偷偷擼過?」
 
  「誰沒擼過A片啊!少瞧不起人!」聞言,氣沖沖地反駁道。這時候突然間靈光一閃,船員B後知後覺地喔了一聲道:「原來你是指那部最近很有名的?」
 
  「是,就是那部。」
 
  「喔,原來那台詞是這意思嗎……」搔搔頭,不好意思地道:「我還以為只是純粹的過場情節呢!」
 
  「說你是個傻蛋還不承認!」沒好氣地道:「西洋棋可是從古至今最佳的前戲道具了,對用手指頭調情的瓦肯人尤是!」
 
  聞言不服,還想繼續爭辯的船員B正要開口,便看到氣壓門唰地一聲打開,面目冷淡的大副挺著身板負手走入,連忙閉上嘴巴,低頭專注於手邊的工作上。笑嘻嘻閒聊八卦兼看著鬥嘴場面作消遣的眾人霎時間安靜下來,迅速回到自己崗位。自詡聰明伶俐的船員A雖然背對著門口還沒看到自家長官,可是早已經端正神情,點點船員B的操作面板,低聲開口要求對方給資料,然後就施施然回到自己位置上。船員B忍不住在心中罵他裝模作樣,竟然還以為大副看不出來嗎?這才真正是枚傻蛋!
 
  緩緩環顧理科實驗室一圈,Spock沒有說話,只是點開手中Padd的資料,一一要求進度加快,或是加深研究力度。被點到名的科學官們,正好就是方才的船員ABCD,個個苦著臉不敢吭聲,只能收起閒散無聊的心思,更加專注在自己負責的科研工作上。
 
  Spock從來便對地球人所謂的低氣壓氣氛無感,見分配工作完畢,便轉身離開,準備前往植物實驗室進行今日的觀察研究,大度地忽略了身後此起彼落的放鬆嘆息聲。
 
  只是在路上遇到特意來找他約時間的Jim時,還是忍不住問道:「最近的A片裡,喜歡用約下棋作為開場白嗎?」
 
  聞言錯愕,接著爆發一陣無法自抑的大笑聲。Jim覺得自己簡直要笑出眼淚來了,手扶在Spock肩上,另一隻手還揉著自己肚子,拼命忍著笑問道:「天啊,我真不敢相信我竟然從你口中聽到A片這詞!這是誰告訴你的?哪個不怕死的混蛋竟然敢在我們嚴肅的大副面前亂嚼舌根的?」
 
  「Jim。」略略有些不滿。
 
  「好的好的,不過就是個A片嘛。這種東西完全不值得你分心注意。」舉起雙手作投降貌。
 
  「我只是不明白。」略頓了頓。「地球人在值勤時間偷空進行瑣碎無意義的資訊分享時,為何要特意提起這件事?從我們開始進行3D西洋棋之約,已經有4.5年了,為何這會與A片有所關聯?」
 
  「喔你是說你的組員在偷偷八卦我們的事?還提到了下西洋棋是絕佳的前戲道具是嗎?」
 
  「你也聽到了這種流言?」
 
  「我不需要聽到。」嘴唇微勾,湊近他有點壞笑地輕聲道:「因為我一直是在這麼做的,Mr. Spock。」偷偷輕吻了下那可愛的尖耳朵,滿意地看它漸漸染上粉嫩的新綠顏色。
 
  「我認為,現在你想要什麼,只要向我直接提出即可。」修長手指偷偷纏上對方,Spock努力忍住不讓那熱度蔓延,認真看著Jim說道。
 
  「是啊,為此我再也感激不過。」Jim笑著,也偷偷回給了他一個地球人的親吻。
 
  而那綠意般的熱度終於失控。
 
 
 
 
+1. 真愛之吻
 
  即便在現實中親吻過這麼多次,但當Spock在他的意識裡如風捲般飄忽成形,帶來蒼白臉龐上幾近微笑的柔和線條與指尖令人悸動的輕觸,讓他只能夠張大眼呆呆的看著他逐漸靠近,靠近再靠近。
 
  眉間的輕吻讓他閉上眼滿懷期待,而落在唇上的吻便如想像一般美好、甜蜜,甚至融化了他,與他。
 
  他感覺到自己被細化成粒子,而Spock又化成一陣溫柔的風將他裹挾,旋轉,飛舞,自由自在。肆意徜徉在綠意點綴的水藍海洋裡,或是繁星閃耀的深藍夜空中,接著便輾轉來到了沐浴在金色陽光下的紅色沙漠上,緩緩成形降落。
 
  莫名的喜悅不停地沖刷他全身上下,讓他懶懶地靠在Spock身上,連一根手指頭也不想動彈。兩人並肩坐著,而他將臉埋在對方的脖頸間,只想貪婪地呼吸他身上令人安心的好聞味道。
 
  『Jim。』 
 
  『嗯?』
 
  『見見我的世界。』
 
  睜開眼看向那片瑰麗的紅色世界,蔚藍雙眼因此染上美麗的紫羅蘭色,接著抬眼看向Spock專注看著他的眼睛,那抹深褐於此時卻成了讓人想不停探究其中深意的琥珀色。
 
  Jim笑了,與其膠著的視線不肯稍離,喃聲道:『如此的美好。』
 
  傾身向前,滿懷愛意地吻住他。Jim感到天上的金色太陽隕落了,就砸在他的背上,碎散成數不清的金色光點將他與他身前的Spock給包圍,緊裹。
 
  彷彿全世界只有他們兩個。只有他們的心跳在彼此呼應。
 
  而Jim喜歡這樣。
 
 
 
 
 
 
【失控增生的甜餅們】
 
 
  1. 紅茶與提拉米蘇
 
  Spock發現艙房桌上有一杯紅茶與一份提拉米蘇,俱皆散發出迷人的香氣。想也未想,伸手向著紅茶而去,卻被Jim搶先一步。不解地抬頭望去,只見Jim站在圓桌另一側,低頭看向坐著的他,藍眼睛微微瞇起,莞爾一笑道:「酒精對瓦肯人沒用,幹嘛跟我搶?」
 
  「這不是紅茶嗎?」微側著頭,眉間不解的皺折更加地深了。
 
  「不,這是威士忌紅茶。」好整以暇地喝了一口,笑著嘆息。「真是美味,為楊提督*的品味致上我最高的敬意。」
 
  「所以這份提拉米蘇是給我的?」
 
  「那當然,巧克力跟糖才能灌醉瓦肯人不是?」
 
  「就這麼一點分量恐怕無法達到你所希望的醉酒指數。」
 
  「把你灌到醉死了,我能有什麼好處?」坐到Spock身旁,用肩膀輕碰了碰對方的肩膀,微笑道:「這是一個美好夜晚的開端,可不是場拼酒大賽。你看,連威士忌我都加水喝了。」
 
  「正確來說,是加了紅茶。」
 
  「是啊,我可沒有抱怨,也很有禮貌地誇獎它了。」看Spock遲遲沒有動作,Jim索性放下紅茶杯,直接挖了一湯勺提拉米蘇送到Spock嘴邊,不自覺地噘起嘴抱怨道:「你到底要不要把你那份吃掉?」
 
  張嘴吃下美味的甜點,然後湊近更加美味的柔嫩唇瓣親了親,聲調低沉下來,宛如大提琴般的華麗低音應聲響起。「我很樂意享用,Ashayam(吾愛)。」
 
 
 
*向楊提督致敬!(偷渡銀河英雄傳說www
 
 
 
  1. 令人在意的一天  Pre-Slash ※還梗文
點文梗:不要岔開話題/傘只有一把/令人在意的一天
 
  「據說,你跟Uhura分手了?」
 
  挑眉,看向身旁緩步走著一同離開會議室的JimSpock沒有過多反應,仍然負著雙手,規律的腳步毫無變化,就連聲調也是。
 
  「傳聞並無謬誤,想必艦長有極為可靠的消息來源。」
 
  「為什麼分手?你們不是老在工作中黏糊糊又濕答答的,甚至還亂放閃光,我真看不出有什麼原因能導致你們分手。」
 
  再度給了愛八卦的艦長一個挑眉,轉過頭就繼續專心在走路上,Spock依舊是那樣冷靜無波的語調。「我以為,『可靠消息來源』應當早已給予艦長足夠的訊息來判斷才是。而且我跟Uhura並沒有在工作中做出任何艦長所說的黏糊糊又濕答答的相關行為,因此這類行為也不會包含在我們是否決定分手的考慮因素當中。」
 
  「哈,你沒有否認當眾放閃這個有害眾人眼睛健康的可惡行為。」
 
  「因為這行為不是我能控制的。」停下腳步。
 
  「哈,你這話莫非是在抱怨前女友嗎?」湊近,用肩膀撞了撞對方的肩。「莫非我們嚴肅的瓦肯先生其實也會跟地球人一樣,跟三五好友上酒吧買醉抱怨人生嗎?」
 
  「下雨了。」沒有理會Jim幼稚的舉動與言語,Spock在玻璃門前停下腳步,只是這樣說道。
 
  「嘿,不要岔開話題!我們正聊到人生最重要的部分。」不滿地道。
 
  「那是地球人的話題,不是瓦肯人的。」轉過頭看向交叉雙臂抱在胸前,臉頰微鼓的Jim,深褐色眼珠微微波閃著,近乎可歸類於面癱瓦肯人覺得好笑的神情當中。微微點頭致意,語調無波地繼續道:「請在此稍等,艦長。我將去櫃檯詢問是否有公共傘可借用。」
 
  「哎,這點小雨用跑的不就行了?穿梭車站離這裡又不太遠。」
 
  「任務在即,我恐怕要避免任何會干擾到任務完成的不利因素,尤其是保證您的健康,艦長。」再次微微點頭後,俐落地轉身走向不遠處的大廳櫃檯。
 
  「哎……」想要說Spock大驚小怪,但同時又覺得Spock這樣貼心的舉動挺讓人受用的,只好無奈收回想把人拉回的手,回復雙手交叉抱胸的姿勢在原地等待Spock回轉。
 
  「我靠,你心裡面這麼開心做什麼?又不是小女生……」碎念著自語,突然感覺到臉上有些熱度升起,Jim索性把頭撇向門外,呆看著漸大的雨勢。
 
  沒過多久,Spock就回到他身邊,手上卻只有一把雨傘,他因此歉聲道:「雨勢來得突然,借傘的人眾多,是以我只能夠借到一把傘。你先請吧,艦長。」
 
  「給我用了,那你怎麼辦?」
 
  「我可以等到降雨結束再離開,或者如你所說,待雨勢轉小,以奔跑的步伐前往穿梭車站。」
 
  「別開玩笑了,Spock。」Jim聞言噴笑道:「我很榮幸把你剛剛說過的話完整不動地砸回去給你!在我看來,確保自家大副的身體健康也是艦長責任的一部分。」
 
  「那我很遺憾事情沒有獲得解決,我們兩人要暫時困在這裡一陣子了,艦長。」
 
  「想不到我們足智多謀的大副先生竟然忽略第三種解決辦法。」拿過他手中的雨傘,Jim勾起一邊嘴角壞笑道:「既然我們兩個目的地相同,行程也同樣緊迫,何不共用一把傘呢?我說過,穿梭車站其實並不遠啊。」
 
  見Spock沉吟不語,Jim又道:「大男人爽快點啦!不過是同撐一把雨傘,難道你還怕我把你給怎麼了?」
 
  「我不認為艦長你會做出你口中意有所指的踰矩行為,但是你意圖藉機回到先前的話題卻是有跡可循。」
 
  「怎麼了,我們光明磊落的瓦肯人還怕人八卦嗎?」
 
  「否定的。」頓了頓又道:「避免在這種雨勢中,你還需分心思考如何套出我的話,為了確保安全,我現在就可以向你說明,我跟Uhura是協議和平分手的,而且會繼續維持我們的友誼。」
 
  「這我知道啊,我想問的是你為了什麼要跟這麼聰明美麗而且還很有才幹的企業號首席通訊官分手。」
 
  「恐怕這我無法回答你,艦長。」
 
  「蛤?所以說了這麼多,結果你還是不肯告訴我嘛。」怪叫道。
 
  「抱歉,這涉及個人隱私。」微微點頭致意。「不過我也不會阻止你以地球人的方式向Uhura詢問這其中內容或是過程。」
 
  「What?你耍我吧?Mr. Spock。你明知道Uhura嘴巴比你更緊,而且她還討厭人家問她私事,尤其是我!」
 
  「那就非是我的問題了,艦長。」雙手負於身後,眼中再度閃過一陣愉悅的微光。
 
  「OK,我投降。」雙手半高舉在自己兩側,乾脆地道:「算我怕了你了,Spock。既然再問下去也得不到我想知道的訊息,那我們就走吧。這雨看來是越下越大了。」
 
  「我同意,並且建議雨傘由我來撐持。」
 
  「我沒意見,你愛撐就撐吧,反正也沒差。」將傘遞回。「那我就勉強充當一回你的女朋友角色吧!要知道,還真從來沒有人替我撐過傘哩。」
 
  「處於地球人中追求者的那方,應該是你主動為女性撐傘才是,這才是一名紳士應當有的禮貌行為。」
 
  「喔?你對地球文化的理解比我想像中深嘛,Spock。」忍不住壞笑道:「那你現在的行為可以讓我理解成你想追我嗎?」
 
  「你多慮了,艦長。」示意兩人可以走出玻璃轉門,Spock平靜地道:「男性之間於此類相處是平等的,但不可否認,你擁有我的尊敬與友誼,值得我做出此一禮貌舉動。」
 
  「言重了,我認為你也擁有我相等份量的尊敬與友誼,Mr. Spock。」
 
  但在穿過大雨,走入車站之時,Jim注意到Spock另一邊肩膀已被雨水給完全打濕,而被Spock以雨傘護持著走過這段路的他卻還是幾近乾爽的,就忍不住開始在意起他在Spock心中到底存在著多少分量。
 
  他有預感他這一天會不太好過……唉,地球人為何要如此多愁善感呢?
 
 
 
 
  多年以後想起這令他在意許久的一天,Jim忍不住用肩膀輕碰了碰坐在他身旁一同觀看立體投射電影的Spock肩膀,蔚藍色雙眼直直看著對方的深褐色雙眼,輕聲問道:「你還記得多年以前我們在星聯總部開完會後遇到大雨的那天嗎?」
 
  「記得,那是5.2年前的事情。」也認真看著他。「當時公共傘只剩餘一把,我們還一起撐傘度過大雨走到穿梭車站。」
 
  「所以你還記得那天我問你的事情吧?」
 
  「肯定的,瓦肯人的記憶力讓我足夠記得一清二楚,包括當日你所說過的每一句話。只是我不明白,你為何仍對此事有所疑惑?」
 
  「因為我從來都不敢去問Uhura,只能夠問你囉。」莞爾一笑。「所以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Mr. Spock。」
 
  「我以為,就算我不說出口,你應當也已經明白我與Uhura協議分手的理由。」
 
  「你從來不說,我怎麼可能會知道?」藍眼睛裡充滿疑惑。
 
  看著那泓清澈如海的蔚藍,Spock忍不住湊近,在他眼角烙下一吻。喜愛地看著他道:「我終於明白McCoy醫官為何會評論我們兩個為『感情白痴』的理由,我想不到你竟然如此遲鈍,我的Jim。」
 
  「啊?難道你是說……」瞪大雙眼,訝異地道:「你們兩個分手的原因是我?!」
 
  「肯定的。」伸手抱住他腰,Jim也自然而然地轉身摟抱住他肩膀,側著頭任他在臉頰與肩頸上落下許多親吻。
 
  「原來你那時候就喜歡我了……」喃喃地道:「天啊,我們真的有夠白痴,白白浪費了好多年。」
 
  「誠然如此。」緊緊擁抱住。「但幸好最終我仍足夠幸運到可以擁有你。」
 
  「是啊,這也是我最大的幸運。」微笑著吻住對方帶著笑意的姣好嘴唇。
 
 
END?
 
 
 
 
腦洞開得越大,甜餅繁殖越多真可怕~ψ(`∇´)ψ
 
坑友們有其他想看的小段子嗎?歡迎用你的腦洞來刺激我的腦洞(*´∀`*)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